-

一位中年婦人開口,道:“我對葉凡有所調查,此人不按套路出牌,而且臉皮很厚,如果冇有北鬥宗的弟子出現,我怕他不迴應戰,直接轉頭就走,我認為帶上會比較好,更何況,還有包景龍前輩,和宋修前輩,兩位坐鎮,必定不會輸的。”

一位老婦說道:“羅天照不過是乾坤境初期,但包景龍前輩是乾坤境巔峰,而宋修前輩更是在乾坤境之上,我們有何慌的,帶上,一旦斬殺了葉凡,咱們就順手滅了北鬥宗。”

“……”

經過一番談論。

最終的決定需要宋修來定奪。

他很自信,一股威嚴散發而出,道:

“關於此人,宗門之人多次跟我提及,我在蓬萊仙境時,也曾聽過;各位,你們是對我冇信心還是對蓬萊仙境冇信心,區區一個葉凡,就算是殺過乾坤境初期又如何,隻要有我在,他帶不走北鬥宗弟子,全部帶過去,我倒要看看這個被你們說的神乎其神的宗門有什麼能耐。”

他發話,無人敢反駁。

他不僅僅是修為最強、還是蓬萊仙境的弟子、更是仙子候選人之一,每一個身份都是分量極重的,在眾人麵前,就是高高在上。

他們以宋修為榮,是宋修給琉璃穀帶來了極大的便利,在外麵也是備受尊重的。

“那就按照宋修前輩說的辦,帶上所有北鬥宗弟子。”

第二天,轉瞬就到。

經過一天的發酵,整個華夏武者都知道文筆峰大裂穀會有一場大戰,傳說中的至高宗門三仙門之一蓬萊仙境弟子和北鬥宗宗主決戰。

早早就有數萬人在這附近圍觀,想要一睹這曠世之戰。

“你們說這一戰,葉宗主能贏嗎?”

“你想多了吧,對手可是三仙門,那是傳說中的宗門,連蓬萊仙境的所在地在哪裡,很多人都不知道,還說戰勝他們的弟子,簡直是異想天開。”

“三仙門的位置確實難尋,一般人還真找不到,或許葉宗主的傳奇就在今天被終結了吧,其實我還挺喜歡葉宗主的,他總能搞出大事情,整個武道界熱鬨非凡。”

“你們太悲觀了,我相信葉宗主會贏的,葉宗主可是被稱為抬手伏屍百萬的血手人屠,一襲白衣勝雪殺儘敵人,不曾染一滴血的白衣劍仙,我相信他會贏的。”

“是啊,葉宗主被稱為血手人屠,白衣劍仙、那都是人們對他的認可,他締造了一個個傳奇,打破了很多固有觀念,誰說六上宗不可招惹,葉宗主滅了三個,就問你們,除了葉宗主、除了北鬥宗,還有誰能做到?”“宗主,以你一人之力,能殺包景龍?”

“不能!”

“額……那你還答應的那麼爽快!”王五有些無語,關於此人的訊息,也是緊急收集了一下,說道:

“包景龍是乾坤境巔峰,我記得你之前在藥神穀以一己之力殺了兩位乾坤境吧,就算是高一個小境界,不至於那麼難吧?”

葉凡說道:“那是有結界供我利用,我才能輕鬆斬殺兩位乾坤境,同時修為也得到了提升,不過我還冇跟乾坤境打過,我覺得應該勢均力敵。”

一行人前往文筆峰大裂穀。

這條大裂穀是之前摧毀天照宗時打出來的大裂縫,此地是天照宗遺址,如今屬於北鬥宗的外圍地盤。

北鬥宗及其盟友們都已經開始行動,聽從王五的指揮。

救人、摧毀琉璃穀、大戰包景龍同時進行。

不過聽了葉凡的話,王五有些犯難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