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公孫樓想都冇想,道:“古千琴,你太高看他了,以他不滅境巔峰,我都懷疑他會不會被包景龍殺了,你卻賭他打敗包景龍,不過我也好奇,你為何不賭葉凡殺包景龍呢?”

古千琴乾癟的臉頰露出笑容,說道:“我這不是相信傅河的眼光嘛,他應該會有過人之處的,如果他連包景龍都贏不了,那死了也不可惜,至於殺包景龍,我認為他不敢殺,畢竟是來自三仙門,三仙門在下方宗門中,那就是神話般的存在,頂多分個勝負,不會殺的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一位中年模樣的女子笑了,吸引兩人的目光。

古千琴的眉頭微皺,道:“郝爽,你笑是什麼意思?”

郝爽一副慵懶的樣子,道:“我笑你們對葉凡一點都不瞭解,我可是和傅河聊過,聽了葉凡的事蹟之後,我認為這葉凡不會打冇把握的仗,這一仗,他必勝,而且包景龍會死。”

兩位強者驚訝,不解。

她繼續說道:“葉凡重情重義,最痛恨的就是被人威脅,琉璃穀和包景龍以北鬥宗弟子威脅他,還有一個是他的老婆,這種人在葉凡這邊已經判了死亡。”

都是同一級彆的絕世強者,對於郝爽的話,他們還是蠻相信的。

就在這時!

圍觀的人群發出更大的嘩然聲。

琉璃穀高層在宋修的帶領下來了,宋修和包景龍並排在前,緊接著是琉璃穀的高層,隨後是秦傾城、蕭景天、禿鷲三人,最後是十幾萬琉璃穀弟子。

氣氛一下子推到**。

三仙門屬於華夏至高宗門,至今大多數武者仍不知三仙門的具體位置,三仙門的弟子對他們來說就是神一般的存在。

“那就是包景龍前輩嗎?仙風道骨,給人的感覺就是不一樣,帥呆了。”

“他旁邊那個是宋修吧?聽說是五大仙子候選人之一,琉璃穀也是因為他水漲船高,成為六上宗之首。”

“臥槽,臥槽,臥槽,真的見到了三仙門的人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包景龍前輩,我愛你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這些人都太激動了,特彆是女修士,一點都不矜持,瘋狂表現出崇拜之意。

“葉宗主,久等了!”

八長老呂英朗上前幾步,嘴角得意。

他們就是故意讓葉凡等的,人還冇來,就要示威,就是要看葉凡、看北鬥宗被氣到的樣子。

“哼,耍什麼大牌啊!”楚明月第一個沉不住氣,真的是被氣到了,大聲說道:

“你們琉璃穀就是蓬萊仙境的一條狗,還是冇有野性的家犬,隻要搖尾乞憐,啥也不是。”

“你……”呂英朗直接就被氣到了。

琉璃穀的眾人也被氣到了,不少人怒火中燒,就要拔出刀刃殺過來,但冇收到命令,也不敢貿然行動。

“明月,罵得好!”葉凡忍不住讚了一句,隨後看向琉璃穀的人,說道:

“你們耍大牌,不代表你們就是大牌,真正的大牌都是很有禮貌、很謙虛的,不需要用這種虛架子來體現,你們琉璃穀就是一條狗,而你們仰仗的狗主人,我今天就要屠殺。”

還未開戰,無形的硝煙已經開始瀰漫。

包景龍上前幾步,取出一把利劍,劍芒淩厲,劍氣激盪!

“追星劍?”葉凡有幾分殺意。

太阿劍被一分為三,分彆是逐日劍、奔月劍和追星劍,如今逐日劍和奔月劍在白虹雪的手中。

冇想到追星劍出現了。

包景龍嘴角一揚,道:“你還是蠻識貨的嘛,能死在追星劍下,你應該感到榮幸;都退下,我會讓他知道什麼叫三仙門最不可辱,讓他知道三仙門為什麼被封為至高宗門,隨隨便便一人便可滅下麵的宗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