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先不想那麼多了,至少有這個發現,說明李家奶奶不僅僅是生病那麼簡單,跟玄學有莫大關係。

走向病床。

賀城坤已經在給病人診斷,眉頭緊鎖,各種檢查,還詢問了很多最近的變化,神經始終緊繃著。

李伯鬆忍不住提前詢問他。

賀城坤猶豫了一下,說道:“等會兒,去那邊的房間再細說吧,很複雜。”

葉凡伸手過去,想要搭脈,另一隻手也伸過來,兩人的手碰到一起,抬頭一看,是慕蓉蓉。

兩人對視一眼。

慕蓉蓉很有紳士風度,道:“你先來!”

葉凡也不客氣,號脈,感受病人體內的情況。

頓時嚇了一跳。

病人體內有十幾種病症,都是後期誘發出來的,導致病人體內多個器官都出現了問題,若是不及時救治,撐不到半年時間了。

怪不得李家這麼著急。

鐘老去世後,懸賞百億診金尋求名醫。

據說此訊息一出,李家的門檻都要被踩爛了。

終究冇有一個人有把握治好。

葉凡鬆開手腕,做了請的姿勢,讓慕蓉蓉切脈,他伸出兩根手指,放在病人滿頭銀髮的腦袋上。

一股氣流湧入,整個人彷彿出現了一種看不見的氣體在流動。

最為靠近的慕蓉蓉注意到他的變化,頓時驚呆了。

嘴巴微張,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凡。

“慕醫生,慕醫生……”李伯岩看到她發呆,出聲提醒了一下。

她這才猛然回過神來,不由得多看了葉凡一眼,仔細號脈。

葉凡並冇有注意到自己的行為已經引起一些中醫強者注意到,無意間透露了自己的一些資訊。

“果然如我猜測的一樣,這纔是病之根源!”

手指離開病人的腦袋,走離病床。

李明珠趕緊過來,問道:“葉醫生,怎麼樣?有把握嗎?”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“我可是鬼手天醫,冇有我治不好的病,我有百分百的把握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引來大量矚目的眼神,還有很多翻著白眼,帶著鄙夷。

明顯的不相信,特彆是那些西醫。

“年輕人,莫要口出狂言,這裡可是李家,不是你胡鬨的地方,小心禍從口出。”一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善意提醒,言語嘲諷。

範醫生也忍不住說道:“連江南省的省級聖手都不敢說這般話,還真是小地方來的小人物無知者無畏,一心隻想攀附權貴,眼高手低。”

“年少輕狂啊!”李家一位中年男人冷笑一聲,說道:

“年輕人有野心是好事,但有些話說出來,卻做不到,可是要承擔後果的。”

葉凡目光掃視眾人,直接無視。

懶得理會這些醫術水平低於自己的人。

“明珠,咱們走。”

兩人走出病房,前往隔壁彙報自己的診斷。

慕蓉蓉也站起來,看向李伯岩,道:“咱們也過去吧。”

李伯岩忍不住,問道:“慕醫生,怎麼樣?有把握嗎?”

慕蓉蓉猶豫了一會兒,冇有說話,走出病房。

賀城坤和李伯鬆也走過去了。

來到隔壁病房,這裡的人吵得不可開交。

誰都在爭辯,說自己的診斷纔是最正確的,簡直跟菜市場一樣。

葉凡目光看向這個房間的最裡麵、正中央位置,坐著一個老頭子,一隻手的胳膊肘拄著椅子,握著半拳,腦袋輕輕放在半拳上,並冇有說話,也冇有理會下麵爭吵的這些人。

他的旁邊還有李家子弟站著,同樣冇有理會。

“爺爺,原本你在這兒!”李明珠直接放棄葉凡,奔向那個老頭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