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的,那我給你安排住宿!”

“不用,我出去找酒店就行,你趕緊去看看你爸爸。”

說著,轉身離去。

走到一樓,不少人已經離開,隻有醫生還在這裡的商界大佬留在這兒等候。

董建國也在這兒等候,看到她出來,趕緊上前詢問,道:

“慕醫生,你有看到葉凡葉醫生嗎?”

慕蓉蓉看了他一眼,說道:“你是金陵人?”

“是的,我跟葉醫生來自金陵,進去了那麼久,一直冇訊息,我挺擔心的。”

“他被李家的保鏢帶走了,可能冇從這裡經過。”

“什麼?被帶走?什麼意思?”

“他把李老爺子弄暈過去了。”

“……這……”

董建國直接無語。

葉醫生,你不會又開始懟人模式了吧?

你那張嘴就不能安靜一下嗎?

也不看看這什麼場合!

慕蓉蓉說道:“你跟我過來,應該在內院。”

兩人走進去。

慕蓉蓉的身份,李家不少人知道,所以不會阻攔。

兩人順利來到內院。

看到葉凡被四個壯漢圍在亭子裡。

他急忙跑過去。

“葉醫生,這是怎麼回事?你怎麼……”

四個保鏢冷眼一橫,他不敢太近。

葉凡卻很淡定,說道:

“董老,你慌什麼慌啊,我冇事,等會兒他們得來請我回去。”

董建國連連歎氣,一副很瞭解他的模樣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不吹牛不會死,你是不是又懟人了?”

“你說你也真是的,你那脾氣就不能改改嗎?”

“若是在金陵,我還能幫你說說話,這裡可是海州,我說不上話啊,我去給李家人道個歉,你懟了誰?”

葉凡無語!

難道我在你心中就是這樣的人嗎?

坐下,不急不躁,悠然自得,說道:

“董老,原來我在你心中是這樣的形象,我太失望了,我這麼一個風流倜儻、玉樹臨風、溫文爾雅、斯斯文文的絕世好醫生,在你心中竟是這般形象,你傷到我的心了!”

說罷,還捂著胸口,很難受的樣子。

一旁不說話的慕蓉蓉直接無語。

我看你說風水、聊病情時,那叫個專業、非常正經的專業人才。

怎麼突然就變成這麼自戀,還表演痕跡這麼明顯的人。

完全不像是一個人呐。

董建國已經習慣了他這樣,說道:

“葉醫生,我聽說了,你把人給懟暈了,你就說吧,你都說了啥?我好去給人家道歉啊。”

“道什麼歉啊!”葉凡翹起二郎腿,說道:

“我這麼跟你說吧,這個病,在場的醫生都不行,隻有我能治,等會兒,他們肯定會來求我的,你就等著瞧……來了,來了。”

李家的人來了。

是李伯鬆和一個年輕人走過來,腳步挺急的。

李伯鬆盯著葉凡,怒火難掩,說道:

“小子,我現在懷疑你就是故意刺激我爸的,現在我爸昏迷不醒,你罪不可恕,給我打,打死了算我的。”

董建國直接就懵了。

看向葉凡。

你不是說人家回來求你嗎?

這就是……求你?

葉凡也愣了一下,說道:

“李伯鬆,你乾嘛?我隻是把情況說出來,你爸爸心臟病複發,跟我有毛線關係啊。”

“再說了,不是有很多醫生進去救他啦,現在還冇醒?”

“真的是一群庸醫,連個心臟病複發都要花這麼長時間。”

李伯鬆旁邊的年輕人提高嗓音,道:

“給我打啊,你們愣著乾嘛呢。”

四個保鏢眼眸冒著寒光,握緊拳頭,撲向葉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