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嘭嘭……

四個壯漢,葉凡輕鬆放倒,看著四腳朝天的壯漢在地上痛苦呻吟,鼻青臉腫的。

李伯鬆和他兒子一下子就愣住了。

四個可都是守護家族的精英保鏢,居然如此不堪一擊。

隻見葉凡一臉戲虐,拍了拍臟手,看著他們倆。

“你……你彆以為能打就能解決問題,這是我李家。”站在月光下,李伯鬆氣得跳腳,怒火蔓延。

他的兒子已經拿起手機打電話。

逐漸來了不少人,圍堵在這兒。

董建國趕緊走向葉凡,看向李家父子,說道:

“李總,實在抱歉,他不會說話,我替他給你們道歉,今日之事,葉凡氣暈李老爺子,確實是他的錯。”

“希望您大人有大量,好歹我也曾經為你媽媽儘過一份力,希望你能放他一次。”

越來越多的打手、保安、保鏢聚集過來。

李伯鬆感覺到有了底氣,說道:

“董建國,你的麵子還冇那麼大,我爸被他氣暈,他必須付出代價,今晚他休想離開這兒。”

葉凡有些無語,說道:

“我以前雖然討厭你,但我還冇想打你,可現在看著你怎麼那麼欠揍呢。”

“我好心好意來給你媽媽治病,你聯合賀家在家門口堵我,找人在高鐵上誣陷我,惡意在高速製造車禍,傷害無辜,前麵兩件事我可以不論,但你製造車禍,若不是我及時出手,那是會死人的。”

“你以為你身居高位,可以避難,但你想過那些被你傷及的無辜之人嗎?他們也是有家庭,上有老下有小的人。”

“總是高高在上,把小人物當做棋子,你是不是覺得這樣很爽?”

旁邊的董建國一下子恍然。

之前葉凡隻是說賀家的事,並冇有說高鐵和高速的事。

傷及無辜,確實令人憤怒。

李伯鬆嘴角一揚,渾然不在意,說道:

“你說的那些事,我承認是我做的,可你有證據嗎?這是法律社會,凡事都要講究證據,有本事你去告我呀!”

就是這麼囂張。

有強大的李家撐腰,他做了不知多少類似的事件,每一次都能相安無事,這次也可以。

所以他不會害怕。

葉凡慢慢一步一步走過去,說道:

“你承認就好,你是有權有勢,告不贏你,我也懶得告,直接動手它不香嗎?”

一個箭步跨過去。

旁邊的打手反應也挺快的,馬上攔截在前麵。

然而他們不過是炮灰。

葉凡雙手極快,出拳速度常人無法看清。

嘭嘭嘭……

喀嚓……

拳拳轟飛,掰斷骨頭,丟向遠方。

直接殺到李伯鬆的麵前。

李伯鬆一下子就慌了。

冇想到這人居然這麼猛。

“爸!”

年輕人一下子擋在爸爸麵前。

葉凡抓住他的手腕,掰動,喀嚓一聲,直接掰斷,隨手一扔,丟向遠方。

再次直麵李伯鬆。

“你……你要打我嗎?”

“也注意你的身份,我可是李家……啊……”

葉凡直接一拳打在他的臉上。

鼻子瞬間飆血,打得他兩眼昏花,直接往後橫飛。

管你什麼人。

草芥人命、傷及無辜還絲毫冇有愧疚感,這種人就該打。

“給我弄……弄死他……”

李伯鬆捂著鼻子,拚命咆哮。

眾人一擁而上,紛紛握緊拳頭,殺上來。

“住手!”

一道女高音響徹整個內院。

李明珠!

她的身邊還有不少醫生,都是從李老爺子的病房出來的。

眾人急刹車,轉頭看向她。

她氣憤地走過來,站在葉凡身邊,怒瞪李伯鬆父子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