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凡在李家把李伯鬆父子給打了,這對我們來說就是最大的好訊息。”

楊金福當時離開得早,並不瞭解後麵的情況,隻是後來向朋友打聽了一下,得到葉凡打了李家人的這個事。

兒子問起時,他便說了。

林德珙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一切都朝著咱們希望的方向走,葉凡徹底得罪李家,得不到李家的庇護,咱們可以出手了。”

劉雨珊卻有些沉默。

她的本意是招葉凡入贅,可如今葉凡得罪李家,若葉凡入贅了,他們劉家就得和葉凡一起承擔李家的報複。

她在糾結!

楊良辰似乎也看出她的想法,說道:

“雨珊,葉凡已經活不成了,就算我不弄他,李家也不會放過他,我想你們劉家也是明白人,這個時候還想招葉凡入贅,那就等於和李家為敵。”

“李家之強,連我楊家都不敢直麵剛,你們劉家就更不可能了。”

劉雨珊沉默著,思索著,說道:

“楊少,關於這件事,我一個人不能做主,請給我一天的時間,我回去跟我爸商量一下,可以嗎?”

楊良辰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可以,我給你一天時間,明天,葉凡就要開始接受我的報複,他死了,明心就是我的了。”

針對葉凡的勢力,暗流湧動。

葉凡對此渾然不知。

三人從小酒莊回到醫館,貨車已經不在,看到大批器械。

又看到高良、董建國、施永昌三人在這兒。

“這些是誰送來的?”葉凡問道。

王晴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,一大早就送來,送貨的人也不會到是誰送來的。”

楚明心說道:“還用想嗎?”

葉凡瞬間領悟——李家之人。

目光看向董建國三人,說道:“你們怎麼來了?”

董建國上前一步,說道:

“葉醫生,我之前誤會你了,昨晚李伯鬆給我打電話把事情的原委都給我說了,隻有你才能治好他媽媽。求我來說情。”

“都說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,你昨天不是還說想要借勢嗎?現在李家主動找上門來,你看……”

葉凡看向三人,說道:“你們都是來替李家說情的?”

三人有些尷尬的點頭。

高良苦笑,說道:“李家是省城的龐然大物,第一次求到我頭上,我總不能拒絕吧,葉醫生,你們之間是存在一些小誤會……”

“那不是小誤會!”葉凡擺手打斷他的話,說道:

“李伯鬆和他兒子是要殺我,若這也是小誤會,那什麼纔是大誤會?”

轉身,看向那一堆設備,說道:

“李家人一位讓你們三個老傢夥來求情,我就會去救人?是不是太天真了?本人都不出麵的嗎?”

“這些器械,我買不起嗎?就放這兒,誰都彆動,要是覺得礙事,丟外麵垃圾場去。”

“你們也彆說了,李家人連最基本的道歉都做不到,讓你們來求情,臉還真大,等死吧,我是不會出手的。”

說完,一臉生氣地走進裡麵去。

董建國三人有些無奈,看向霍天南和楚明心,希望他們幫忙說說。

霍天南馬上說道:“你們以為我冇說嗎?今天早上我和楚總說了一個早上,喝了好幾斤水了,他就是犟,說不動啊!”

楚明心並未說話,走進病房去看爸爸。

楚明月看到姐姐進來,急忙過去,問道:

“姐,二狗同意去給李家奶奶治病了嗎?”

楚明心看了她一眼,說道:

“這件事你彆參合,他知道怎麼做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