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楚明月鼓著嘴,說道:“我怎麼能不參合,李家給我的承諾是讓我們楚家恢複當初的規模,甚至可以更強,這關乎到本大小姐的切身利益,我怎麼能不管,不行,我要去找二狗。”

快步走出去。

楚明心並未攔她,看向餘嘉芸,隨意說道:

“很漂亮,是打算用美人計嗎?”

餘嘉芸有些尷尬地笑了笑,說道:

“表姐,你彆誤會,他是你的,我不會跟你搶的,我就是想要誘惑誘惑他一下而已。”

楚明心隨意說道:“你能搶我也不介意,關於這件事我和霍總跟他談了。以後你彆參合,認真弄好公司的事,咱們會有很多事要忙,一些很重要的生產線需要你親自去監督。”

“好!”

金陵,某個咖啡館內。

張揚匆忙走進去,推開一個雅間,態度恭敬,說道:

“李少,葉凡說就放在那兒,不動!”

李明武手裡的咖啡停下來,嘴角有些哆嗦,說道:

“還真是個難伺候的主啊。”

“你過來坐下。”

張揚急忙擺手,道:“不敢,我站著就行,我就是李少身邊的一條狗,不配和李少同桌。”

李明武看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你還真挺有當狗的潛質,我把你從鱷魚潭裡救出來,就是給我當狗的,這件事辦成了,我帶你們張家飛。”

張揚急忙說道:“謝謝李少,能為李少做事,那是我的榮幸,我就是李少身邊的一條狗,李少指哪兒,我就咬哪兒,絕無怨言。”

說到這裡,欲言又止。

李明武有些不耐煩,道:“有話就說,有屁快放。”

張揚這才說道:“我跟葉凡接觸過不少,這人非常剛猛,軟硬不吃,不好對付,但我知道如何打動他。”

李明武有點興趣了,道:“說說看。”

張揚繼續說道:“葉凡此次出現,是為了楚明心一人,當初楚家如日中天,嫌棄葉凡來自農村,不過隨著楚家破產,兩人似乎冇有貧富這層隔膜,但是葉凡依舊冇有獲得楚明心的芳心,一直都在想辦法獲取。”

“而目前楚明心在幫葉凡管理公司,同時也在尋找機會報複那些迫害楚家破產的家族。”

“經過我這麼長時間的觀察,葉凡的軟肋是楚明心,我們隻要拿下楚明心,基本就等於拿下葉凡,目前楚明心在行業內麵對劉家、林家和楊家三座大山,實為不易,若是李少能在適當的時機出現,幫她一把,她是不是會感激,若是連續幾次出手相助,那說不定……”

李明武聽在心裡,突然笑了。

指著對麵的座位,說道:

“張揚,你確實是一條不錯的狗,我允許你坐下,坐。”

“我對金陵的事不提瞭解,你給我仔細說說,楚家是如何破產的,什麼人插手,如今楚明心遇到的困境又是什麼樣的。”

張揚小心翼翼的坐下,雖然有些拘束,但他知道自己有用,開始把金陵的格局慢慢娓娓道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天醫館!

羅永朝衝進天醫館內,第一時間找到葉凡。

“葉醫生,張揚被李明武救走了,我不敢攔。”

葉凡微微一愣。

李明武來到金陵,舉目無親,決定找一條狗幫忙辦事,冇想到居然找的是張揚。

給眼前的病人施針,隨意說道:

“救了就救了,冇事。”

“可是他打了我姐……”羅永朝很憤怒,若不是葉凡不允許,他早就把張揚扔下去喂鱷魚了。

“永朝,彆打擾葉醫生工作。”羅芳華走過來了,懷裡抱著小孩,她也是葉凡三人計劃之一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