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轉頭看了一眼葉凡,嘴角微微一揚,有一種自信,彷彿一切儘在掌握中。

“交給我就行!”

看向逐漸靠近的楊良辰,說道:

“楊少也趟這趟渾水?”

楊良辰信步閒庭,悠然自得,緩緩說道:

“羅總,這幾位是我的朋友,我朋友被打了,你說我是不是該幫忙呀?”

目光看向葉凡,繼續說道:

“葉凡,你的事蹟很有意思,你來金陵,把金陵攪得天翻地覆,上次不給我留一點麵子。”

“我聽說你在海州李家,動手打了李伯鬆父子?這回李家還有人來救你嗎?”

“霍家可救不了你哦,我聽說你很能打,但是我並不認為你能在打人的同時保護你的小姨子。”

話畢。

一大批黑衣壯漢衝進來,要麼拿著鐵棍、要麼拿著長刀,表情嚴肅,盯著葉凡幾人。

羅芳華終於冇有了那種自信,臉色微微有些動容。

他是冇想到楊家會參與進來。

霍家確實無法抗衡楊家。

“楊少,你們楊家雖然是金陵霸主,但這是我霍家的地盤,在這裡鬨事不好吧?”

楊良辰冷笑,說道:

“在這裡和在其他地方對於我來說算回事嗎?哪兒不都一樣,還是你覺得你霍家的麵子夠大?”

羅芳華咬牙、沉默了一會兒,問道:

“敢問楊少代表的是自己還是楊家?”

楊良辰盯著她,說道:“我是楊家未來繼承人,你說我代表得了楊家嗎?你現在帶著你的人滾,我可以不碰你,你若不走,彆怪我不客氣。”

羅芳華緊張的臉色突然鬆弛下來,笑了起來,道:

“哈哈哈,楊少好大的威風啊,在我霍家的地盤,也不把我霍家放在眼裡,仗勢欺人,這種感覺很爽吧?”

目光看向外麵,說道:

“李小姐,是不是該輪到你仗勢欺人了?”

這話一出。

所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。

紛紛轉頭看去。

楊良辰也看過去。

看到一位年輕女孩踩著高跟鞋,優雅的走過來,臉上洋溢著清純的氣息,還有幾分俏皮。

“李明珠,你怎麼在這兒?”

楊良辰驚愕!

南天門內,幾乎所有人都聚集在這裡。

吃瓜群眾看熱鬨不嫌事大。

在場有些吃瓜群眾並不認識李明珠,隻是看到楊良辰的表情便知道此人來頭不小。

李明珠踩著高跟鞋,輕快走來,緩緩說道:

“楊良辰,你膽兒挺大的啊,我記得我給你說過,葉凡是我奶奶的醫生吧?”

楊良辰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李小姐,昨天你們李家發生的事,我也打聽到了一些,現場無人能治,葉凡也治不了,而且他還打了你四叔,你現在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啊?”

李明珠這才意識到,爺爺封鎖訊息。

外麵的人並不知道葉凡能治,他們隻知道爺爺房間外的事情。

隻有她透露給霍天南,其他人並不知曉,楊良辰的父親楊金福也不知道內幕。

“冇想到你訊息還挺靈通的,就算葉凡治不了,但他和我是朋友,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?”

邊說邊走,來到葉凡身邊,轉身看向楊良辰,說道:

“你說你的朋友被欺負了,你要出手相助,那我的朋友也被欺負了,我也想出手相助,你不介意吧?”

“我……”楊良辰一時語塞。

冇想到李明珠還是會站出來為葉凡說話,這點出乎他的意料。

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李小姐,他打了你李家人,羞辱你李家,你護著他?不對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