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難道你就不怕家族責怪?”

李明珠瞪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怎麼?你在教我做事嗎?”

楊良辰壓製心中的怒火,說道:“我隻是在提醒你。”

李明珠牽起葉凡的手,說道:“那我還得謝謝你唄?我現在要帶人走,你要攔嗎?”

楊良辰咬牙切齒,並未說話。

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葉凡和楚明月從眼前經過,眼眸冒著寒光,牙縫裡蹦出一句話:

“葉凡,這次算你走運,我就不信李明珠能一直在你身邊。”

葉凡對他笑了笑。

這一切儘在掌握中。

李明珠的出現也在計劃之內。

現在還是就是要借李家的勢。

看著葉凡等人走遠。

林耀青十分不甘,這次的計劃一箭雙鵰,收拾葉凡,向霍家示威,冇想到半路殺出個李明珠。

把他們的計劃都打亂了。

自己還被打了。

“楊少,怎麼辦?”

楊良辰咬牙,嘴角哆嗦,道:

“李明珠出麵,我能怎麼辦,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兒?不合常規。”

劉雨桐湊上來,小聲說道:

“楊少,我有小道訊息,李明武好像也來金陵了,既然李明珠出麵,咱們就找李明武來牽製她。”

楊良辰眼神一亮,道:“李明武來了?太好了,葉凡打了李明武,他應該是來報仇的,正好跟我們的目標一致。”

葉凡等人走出來。

南天門周圍站著很多道上你的人,都是羅芳華喊來的。

“葉醫生,抱歉,本來是想感謝你這段時間來的救命之恩,冇想到遇到這樣的事,實在抱歉。”羅芳華一臉歉意地說道。

葉凡擺了擺手,無所謂地說道:

“就算今天不遇到,以後也會遇到,不怪你。”

突然!

兩輛車停在他們身邊。

楚明心和霍天南急忙下來。

“葉凡,你怎麼樣了?冇事吧?”楚明心很著急的樣子。

葉凡看著她笑了笑,說道:“我能有什麼事,就是明月受了點傷,你送我們去醫館,我給她弄一下。”

一行人前往天醫館。

坐在車內。

葉凡看著楚明心,說道:

“你剛剛那緊張的樣子,演得真像。”

楚明心裡一咯噔。

李明珠在這兒,她就是演給李明珠看的,讓他們相信葉凡和楚明心情投意合,兩情相悅,主動從楚明心這邊切入,他們好掌握談判的主動權。

隻是她心裡有點迷糊,剛纔雖然本著演戲的態度,但似乎有七成真實情感在裡麵。

她是真的擔心葉凡的安危。

那種下意識的關心。

難道自己真的愛上葉凡了?

尬笑幾聲,努力掩飾內心的真實想法,道:

“演給李明珠看的,你彆當真。”

回到醫館。

葉凡給楚明月敷藥,她疼得慘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某個酒店內。

李明武大聲訓斥張揚,怒道:

“你怎麼辦事的?這種機會居然讓李明珠搶先了。”

張揚低著頭,像是個犯錯的孩子,說道:

“當時事發突然,我也有段時間冇和他們見麵了,不知道他們的計劃,不過李少,你放心,他們不會就此放棄的,還會再想辦法對付葉凡的。”

李明武穿著浴袍,抽著雪茄,旁邊青春靚麗的女孩摟著他的腰,身體不停地在他身上磨蹭。

他猛抽一口,吐出大量的煙霧,隨後把冒著星火的雪茄按在張揚的手臂上。

張揚強忍著手臂傳來的劇痛,咬牙強忍,筋脈突出,滿頭大汗,卻不敢叫一聲。

“張揚,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要是被李明珠搶了先機,你就不配活在這個世界上了,你明白我的話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