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直接看呆了。

他根本看不清葉凡出手的樣子。

把腳放在桌子上的楊管家也呆住了,趕緊把腳放下來,手裡的咖啡都在顫抖。

怎麼會這樣?

這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啊。

“你還愣著乾嘛?你不動手,難道要我動手啊?”楊管家大聲喊道。

保安隊長右手摸向腰間,拿出一根電棍,一甩,電棍變長,充滿警惕的盯著葉凡。

他不敢大意。

剛纔葉凡表現出來的實力太強,他有點怕。

但楊管家在這兒下命令呢,他不敢不從。

“啊……”

大叫一聲,手持電棍打過去。

葉凡完全不在意,上前一步,抓住他揮過來的手臂,稍微使勁。

過肩摔!

嘭!

巨響。

保安隊長被重重的砸在地上,地板瓷磚都砸開裂了。

打得他上氣不接下氣,呼吸困難,麵色漲紅。

直接起不來。

葉凡慵懶的拍了拍手,抬頭看向楊管家。

楊管家慌了。

徹底慌了。

慌得一批!

從椅子上站起來,連連退後幾步,退到角落,說道:

“葉醫生……葉大俠,你不能打我,我是楊家的管家……”

“葉醫生,我是楊家的管家,你不能打我的……”

葉凡拿起桌上的熱咖啡,直接潑過去。

他都不敢躲開,被潑一臉。

臉都被燙傷了,但他在強忍著。

“你剛剛不是很拽嗎?怎麼不躲啊?”葉凡慵懶的看著他,一步一步走過去。

楊管家慌到極點,說道:

“隻要能讓葉醫生解氣,我堅決不躲。”

葉凡看了一眼那一戶滾燙的開水。

楊管家臉色蒼白,差點一個踉蹌倒下去了。

那可是一壺開水啊。

潑過來,就算不死也得毀容啊。

“彆,彆……葉醫生。”楊管家慌得一批,連連擺手,充滿懼意,道:

“我背後是楊家,你不能這樣對我的。”

葉凡嘴角邪魅的看著他,說道:

“我是楊家邀請來的客人,你故意為難,你說楊家是幫你還是幫我呢?”

撲通!

楊管家直接跪下。

滿臉哀求,道:

“葉醫生,葉大俠,我錯了,我真的錯了。”

“求求你放過我吧,我真的錯了!”

“隻要你放過我,我做牛做馬都可以。”

葉凡走過去,一腳踩在他的肩膀上,說道:

“狗仗人勢,你不過是楊家養的一條看門口,就利用一點權力、利用彆人對楊家的工具,為所欲為。”

“你這種人就是垃圾!”

楊管家急忙點頭,道:“我是垃圾,我就是垃圾……”

葉凡的腳一踹,將他踢翻,拿起他之前喝過的咖啡,從他的腦袋上澆下去,說道:

“打你,臟了我的手,以後再讓我看到你欺負人,我打斷你四肢。”

說罷,轉身出去。

楊管家看著他離去的背影。

重重的呼了一口氣,驚魂未定。

本想出口惡氣,冇想到小醜竟是自己。

看著癱在地上的保安們,罵道:“廢物,廢物,都是廢物……”

“還尼瑪的退伍軍人,我看你他孃的就是個爛仔……”

葉凡已經走出去。

走進花滿樓。

今晚這裡被包下,不接外來客。

剛一進去大廳,遇到熟人。

“葉凡,你也來了?”

劉雨珊走過來,穿著打扮得很漂亮,一身紫色禮服,頗有幾分禦姐風,低胸露出的豐滿事業線。

葉凡都忍不住瞟了一眼,說道:

“最近不見你去找我了?”

劉雨珊苦笑,說道:“最近忙,你老婆下手真狠,居然在我劉家核心研發團隊安插眼線,搞得我劉家現在自顧不暇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