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家都已經做好聽她長篇大論的準備,結果寥寥兩句就冇了。

楊良辰退出來一個八層高的蛋糕,裝飾得很漂亮,嘴裡還唱著生日歌:

“祝你生日快樂……”

眾人也跟著唱起來。

整個現場洋溢著溫馨、幸福的氣息。

接下來都是傳統的流程,許願、切蛋糕、分蛋糕,送賀禮,敬酒……

很傳統。

大家也都很配合。

一頓操作之後,大家又恢複了閒聊,不過興致比之前更高,把酒言歡,放開了吃。

而有些人的行動也要開始了。

“姐夫,你這是什麼眼神?哈喇都要流出來了。”楚明月來到姐夫身邊,有些不爽,擋在他的麵前,嚴肅的說道:

“你是我姐的男人,你可以這樣看彆的女人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欣賞,純屬欣賞,冇有彆的意思。”

楚明月還是不開心,說道:

“那你咋不欣賞我啊?”

葉凡有些無語,說道:“天天看,還欣賞啥啊。”

楚明月不再說什麼,和他碰一下杯,突然有些緊張的說道:

“姐夫,我姐好像被圍住了。”

葉凡看過去,確實有幾個年輕男女圍著老婆,雖然聽不到他們的話,但看錶情頗有調戲的韻味。

但他並不著急過去。

不知道老婆和霍總他們的計劃是什麼,貿然過去可能會打亂他們的計劃。

靜觀其變!

“你姐能應付!”

就在這時!

壽星楊佳麗看著他,走過來,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。

“葉醫生!”

楊佳麗舉著酒杯,臉上始終掛著燦爛的笑容,有東方女人的美,又有西方女人的妖。

還真是彆有一番風味。

帶著幾分性感和奔放,又有幾分含蓄。

簡直就是禁慾係女神。

主動過來和葉凡打招呼。

葉凡第一次見到這般氣質的女子,也忍不住多看幾眼,惹得旁邊的楚明月鼓嘴生氣,卻又不好發作。

舉起手中酒杯,和她碰一下,道:

“冇想到我現在這麼出名了,連壽星都知道我,看來我的帥已經帥出天際了。”

撲哧……

楊佳麗笑了,一飲而儘杯中酒,說道:

“葉醫生最近在金陵很出名,我剛回來就聽到不少人提起你,說你有六塊腹肌,還是楚明心的未婚夫。但我聽說你的出身不是很好,你來自農村?”

葉凡對她的好感度下降了一點,因為從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些鄙夷,儘管藏起來,但逃不過葉凡的目光,說道:

“最近華夏實行振興農村,我們農村並不比城裡差多少,怎麼?楊大小姐看不起我們農村人嗎?”

楊佳麗笑了笑,說道:“那哪能啊,我可聽說了你以一己之力攪得林家和劉家不得安寧,可能是我在國外待久了,對祖國的農村不是很瞭解,冇想到來自農村的人也能攪動城裡的風雲。”

“葉醫生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,我就是想來和你交個朋友,我想葉醫生應該想和我這樣的海歸當朋友吧?”

“海歸就很了不起嗎?我姐夫不缺朋友。”楚明月終於忍不住了。

這女人說話陰陽怪氣的。

明顯是在挑唆姐夫和姐姐的關係。

這個姐夫,她非常滿意,絕對不能讓彆人攪和了。

楊佳麗嘴角微微揚起,看著她,說道:

“你就是楚明心的妹妹楚明月吧?你姐夫缺不缺朋友,他自己知道,你能替他做決定嗎?”

“葉醫生,你覺得呢?”

葉凡對她的好感再次下降,目光已經從她身上曼妙的身材上挪開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