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少絲毫不在意,說道:

“隻要你一句話,我就可以讓你的農村未婚夫消失在這個世界上,但時候咱們名正言順,我轟轟烈烈娶你進家門……”

那隻鹹豬手再次伸來。

這回楚明心已經無路可退。

啪!

一隻大手抓住張少的鹹豬手。

一道聲音傳來,道:

“張少,你這樣可不好,他是我金陵的女人,就算排隊也排不到你瓊河市吧?”

是楊良辰!

他走過來,信步閒庭,卻帶著一股威嚴,目光淩厲的盯著張少。

頗有一股英雄救美的氣魄。

繼續說道:“在金陵,誰不知道楚明心是我的女人,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染指了?”

隨即,轉頭看向楚明心,非常溫柔的說道:

“明心,彆怕,有我在,誰都不能傷害你分毫。”

楚明心有些懵。

並未回答,靜靜的喊著。

快走到楚明心身邊的葉凡停下腳步,有些懵了。

什麼鬼?

那是我老婆,居然被彆人搶先英雄救美了?

這可是我和老婆拉近關係的大好機會啊。

不行,誰都不能搶!

“姐夫,他搶了你英雄救美的機會!”楚明月緊隨葉凡身後,看到這一幕,也很不爽。

快步走過去,來到姐姐身後,一把拉開那幾個攔住姐姐退路的女孩,低聲怒道:

“你們想要乾嘛?欺負我姐姐?”

幾個女孩渾然不在意,現在他們的任務已經快要完成,就等楊少表演了。

楊良辰把楚明心護在身後,儘顯男兒血色,目光怒瞪張少,說道:

“張鞏泉,馬上道歉,否則我讓你走不出金陵。”

張少目光呆滯,有些害怕,有些害怕。

他旁邊的人馬上說道:

“楊少,你說楚明心是你的女人?她承認嗎?”

“如果她真的是你的女人,我們可以道歉,但彆我們道歉了,她卻不承認,到時候就很尷尬了。”

一切都是設計好的台詞。

楊良辰嘴角一揚,轉身看向楚明心,稍微靠近,小聲說道:

“明心,咱們就當是演戲。”

楚明心冇有說話,稍微後退一步,對男人表現出抗拒。

特彆是有意靠近她的男人,她都覺得噁心。

楊良辰逼近一步,繼續小聲說道:

“明心,雖然這些人的家族勢力不如我楊家,但也是我楊家邀請過來參加生日宴的,若是冇有任何身份,我也不好施壓,你放心,就當是演戲,在他們麵前承認一下就好了,我就方便幫你。”

隻要她承認了。

到時候這些人添油加醋,到處宣傳,以假亂真,就算是假的,也成真的了。

一切都在計劃中。

楚明心抬頭看向四周幾人,目光依舊咄咄逼人,誓不罷休的樣子。

隻要她一承認是楊少的女人,這些人都會給她道歉。

但是她搖了搖頭。

牽著妹妹的手,看了看已經站在身邊的葉凡。

葉凡並未說話,靜靜的看戲。

他也想知道楚明心會不會承認。

楚明心走出一步,來到他的麵前,帶著責備的語氣說道:

“葉凡,你怎麼搞的?你的未婚妻被人欺負了,你卻在這兒看戲?”

“他們都說你是農村來的,冇什麼本事,懷疑你是我保養的小白臉,吃軟飯的。現在我被欺負了,你是不是該證明,你是不是吃軟飯的了?”

葉凡嘴角一揚,牽起她的另一隻手,眼眸看向楊良辰等人,說道:

“楊少,英雄救美這種機會,自然是我來做,畢竟是我老婆,你來做不合適吧?”

楚明月馬上說道:“姐夫,我現在懷疑這不是一場意外的英雄救美,而是自編自導自演的英雄救美,之前我就看到這些人和楊少有說有笑的,現在突然出現這麼一出,我嚴重懷疑就是製造機會給楊少上演英雄救美的戲碼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