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隨即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農村娃,你有種跟我出來,咱們外麵解決,是男人就用男人的方式來解決。”

葉凡笑了。

這人還真會選,出去外麵我就更加肆無忌憚了,不用擔心破壞到老婆和霍總的計劃。

可以放開了乾。

“我答應你去外麵,但你下手可要輕點哦,我是農村人,我很弱的,隻懂搬磚,不會打架的。”

撲哧……

楚明月忍不住笑了。

姐夫,你不去當演員可惜了。

還不會打架,連歐洲的雇傭兵王都被你打死,還在這騙這幾個無知的少年。

看向張鞏泉等人,頓時為他們感覺到可悲。

那麼多方式不選,偏偏選擇暴力。

楊良辰看著他們,使勁使眼色,但不能說話,不然就等於承認這一切是他自導自演的。

張鞏泉卻完全看不懂他的眼色,以為楊少這是在讚揚他的提議,嘴角得意揚起,說道:

“農村娃,你放心,哥哥會下手輕點的。”

說罷,轉身就要出去。

楊良辰有種想要一頭撞豆腐牆的衝動,急忙說道:

“張少,有什麼事,在這兒解決一樣的。”

張鞏泉擺了擺手,毫無畏懼地說道:

“男人就該用男人的方式來解決,這裡是你妹妹的生日宴,見血就不吉利了。”

說罷,大步走向門口。

吳俊豪等男女也跟著出去。

葉凡看向小姨子,說道:“你在這兒陪你姐姐,我去去就來。”

“我不,我要去,我也要去!”楚明月有些激動。

這麼刺激的事怎麼能少得了她呢。

目光掃視,朝著那邊的羅永朝招了招手,讓他在這兒陪姐姐。

葉凡無奈,小姨子就這性子,帶著她走出去。

走出去時。

看到走廊的另一端,張少等人已經讓服務員開一個房間,他們站在門口朝著葉凡招手。

葉凡帶著小姨子走過去。

進入房間,房門被反鎖。

“動手!”張鞏泉雙手握拳,就要打過來。

“等等!”楚明月擺手,阻止,看著這些人,說道:

“你們什麼意思?群毆啊?按照江湖規矩,一對一單挑。”

張鞏泉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反正門已經被反鎖,我們單挑還是群毆,誰又能知道呢,出去我們就說是單挑好了,給我打。”

六個人一擁而上。

個個都緊握拳頭。

那三個女孩衝向楚明月,伸手過來,想要揪住她的頭髮,撕爛她的衣服。

嘭嘭嘭……

三聲巨響。

三個男生直接橫飛,沉重地砸在牆壁上。

這三個女孩伸手即將到楚明月麵前,被這三聲巨響驚到,停下來。

轉頭,看去。

張少三人痛苦地砸牆,掉落地麵,嘴角溢血。

再看向葉凡,平靜得跟這事與他無關似的。

她們驚呆了。

也就在她們失神的這瞬間。

楚明月出手了。

快速伸出兩隻手,抓住兩人的胸前禮服,用力一扯。

嘶啦……

直接撕爛。

露出胸前白花花的大肉球。

兩人頓時驚慌,急忙捂住胸前。

連連後退,直接退出戰場。

楚明月大快人心,看著還有一位,拿起旁邊的一個茶杯,砸過去。

呯!

打中那人的臉。

那人捂著臉。

楚明月急忙上前,扯住那人的頭髮,拽著她靠近牆壁,狠狠地砸過去。

不可謂不狠!

呯呯聲傳來。

葉凡也在修理那三個男的。

整個房間傳來嗷嗷叫,慘不忍睹。

後來,那兩個被撕了衣服的女生顧不了那麼多,撲向楚明月。

楚明月一人打不過三人,被扯住頭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