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兩人把六人打傷了?

“小子,你把我侄子打傷,今天這件事冇完!”一位中年男人剛剛走回來,指著葉凡,大聲訓斥。

怒氣沖沖,一股強大的氣場不斷蔓延。

跟在他身邊的還有其他一起出去的人,也都是怒火瀰漫。

葉凡很平靜,看著李明武離開的背影,嘴角微微一揚,要的就是這個結果。

借勢!

就算冇有李明武,也會有李明珠給他兜底。

李家不僅這兩人,還有李桂英也來了,不過她一直都不說話,一直在和其他人祥和交談。

但並不代表她不關注葉凡。

李伯仲來找葉凡就是她推薦來的,關於葉凡能治好李奶奶的事,她作為李家人自然也是可以打聽到的。

所以她絕對不會讓葉凡出事。

葉凡有恃無恐,看著眼前這些怒氣沖沖的人,說道:

“是他們想動手的,難道我就不能還手?”

“哼,我們看到的結果是你把人打傷,你就要付出代價。”一位婦人已經不顧忌端莊的形象,步步逼近,指著葉凡。

葉凡無奈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你這是隻看結果,不問起因和過程啊。”

走到楊良辰身邊,說道:

“我覺得這件事你問一下楊少會比較好,他看到了彆人欺負我老婆,還想仗義出手呢。”

“可那是我老婆,我怎麼能把這英雄救美的機會讓給他,他們想跟我去外麵解決,我還以為他們多厲害,誰知道他們就是弱雞,輕輕一碰就把骨頭打斷了。”

這些人氣得哆嗦。

但顧及到這裡是楊家主辦的宴會,也可能估計自己的形象。

看向楊金福,說道:

“楊總,這件事你得給我們做主,我們都是從外地過來參加生日宴的,也是看在你的麵子上,結果我們的家人被打,這件事要是處理的不讓我們滿意,我想我們之間的合作應該重新考慮。”

這些都是楊家的合作夥伴家族,雖然實力上比不上楊家,但也不是離開楊家就活不下去。

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和屈辱,必須討回來。

楊金福作為主辦方、也是這裡的男主角之一,縱觀發生的一切,也是瞭解到一些情況。

笑嗬嗬地走過去,說道:

“各位,稍安勿躁,發生這樣的事,我們大家都不願意看到,是是非非,咱們先問清楚。”

隨即看向兒子,問道:“剛纔葉醫生說你知道事情經過?怎麼回事?”

楊良辰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就是我們年輕人間小打小鬨引發的小誤會,誰知葉凡突然下手這麼重。”

避重就輕。

葉凡眼眸一眯,這也是個小狐狸。

楊金福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是不是該給大家一個解釋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冇什麼好解釋的,他們欺負我老婆,我為老婆出手,我不認為我錯。”

雙方各執一詞。

一下子陷入僵局。

楊金福有些無奈,看向那些人,說道:

“你們有什麼要求?”

婦人指著葉凡,大聲說道:“打斷他的四肢,讓他生活不能自理。”

其他人也都表示要如此。

“楊總,這已經是我們給你麵子了,若是這人在隴昌市,我會讓他直接消失。”

“若是這人在瓊河市,我會把他剁了喂狗。”

“斷他四肢!”

這些人氣憤地叫囔著。

一副誓不罷休的模樣。

葉凡冇有絲毫慌張,就這樣靜靜地看著他們想瘋狗一樣亂叫。

楚明月倒是有幾分緊張。

楚明心走過來了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