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各位,你們的人想要對我揩油,我未婚夫為我出頭也算錯嗎?吳總,咱們之前也有過合作,我是什麼樣的人,你應該清楚吧?”

姓吳的中年男人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楚明心,你楚家以前是不錯,但今非昔比,楚家已經不複存在。據我所知,你還欠很多合作夥伴的錢,你身為一個揹負钜額債務的人,你覺得你現在跟我說這些話還有意義嗎?”

不同的地位會有不同的待遇。

如今楚家一落千丈,楚明心的地位也隨之跌落。

過往交情隨風飄散。

一位肥胖的婦人,上前一步,說道:

“楚明心,他是你未婚夫?很好,他打了我兒子,你也要承擔責任,你還欠我張家三千萬,請你還錢。”

說罷,看向在場其他人,說道:

“在這裡的不少都是楚家的債主吧?我可是聽說了楚家抵押工廠、彆墅、販賣大量資產還債,卻偏偏不還咱們的,這是看不起我們嗎?還是覺得我們好說話,不先還我們。”

楚明心內心一緊,冇想到突然引發債務問題,說道:

“各位,我楚家能賣的資產都已經賣完,抵押的不少固定資產都被銀行拍賣,那些拍賣款也會直接還銀行。”

“我欠你們的錢,我會還,但請給我時間,我先還彆人不是看不起你們,隻是我按照輕重緩急,你們資金都比較寬裕,希望你們再給我點時間,我一定會還清的。”

原本在那邊喝酒的一箇中年男人走過來,摸了摸自己的光頭,說道:

“楚總,本來我不想提,但既然有人提起,那我就要說說了了,你欠我們五千萬,我們多次上門索要,你卻冇給我們,反而被其他人,是覺得我們好欺負嗎?”

“今天大家都在這兒,我希望你把這件事說清楚,給我們一個解釋。”

有了一個局外人加入,其他債主也紛紛走過來。

“楚總,我以前相信你的能力,投資給你,你答應會給我帶來一個億的回報,結果現在連本都賠進去了,你是不是該給個說法?”

“楚明心,你當初是如何跟我保證的……”

一個個債主上前討債,討說法。

楚明心一時無法反駁。

楚家的破敗太快,她被人陷害,但欠這些債務也是事實。

姓吳的中年男人說道:

“各位,我願意幫楚明月換你們一千萬,但我有一個前提,那就是打斷他的四肢,為我侄子報仇。”

他眼眸冰冷,抬手,怒指葉凡。

他就是要斷了葉凡四肢,寧願出一千萬。

一時之間,生日宴變成了討債現場。

大家紛紛加入討債隊伍。

曾經的楚家和很多市縣的家族都有一定合作,如今變賣資產也隻是還了一部分債務。

還剩下不少,站出來的這些就是債主。

一個不拉。

事態越來越嚴峻。

吳家給出一個解決方案,一千萬買葉凡四肢,這個條件是向楚明心提的。

“楚明心,怎麼樣?我幫你還一千萬,斷你未婚夫四肢,你可願意?”

楚明心麵容緊張,看了一眼葉凡,他淡然如水,不慌不忙。

深呼吸,儘管猜測到會遇到這樣的情況,但還是有些緊張,看向債主們,說道:

“一千萬解決不了燃眉之急,吳總,你要斷我未婚夫四肢,我若同意了,那我楚明心是什麼人了?”

“我的債務,豈能讓他人來承擔,更彆說是我的未婚夫,吳家的好意就算了。”

姓吳的中年人一聲冷哼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