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就算你不接受我的好意,你以為我就會放過他嗎?還有你妹妹。”

看向楊金福,說道:

“楊總,我侄子在你的地盤上出事,你總不能坐視不管吧?”

就在這時!

劉永順走過來,看著劍拔弩張的眾人,說道:

“各位,你們不要急,楚明月是有辦法還你們錢的。”

其他人詫異和驚愕,期待他繼續說下去。

他繼續說道:“楚明心的未婚夫目前開了個製藥公司,全權交給楚明心管理,她在裡麵也有股份,而且正在不斷蠶食我們金陵的市場,給他時間,我想她會還完你們的債務,隻是什麼時候能還完,那就不知道了,可能五年、也可能十年,五十年……”

楚明心白了他一眼。

就知道他不會那麼好心幫自己解圍。

這話馬上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憤怒。

“楚明心,既然你現在有股份,那就馬上拿出來還債。不然我們就申請法院強製執行。”

“冇錯,楚明心,你跑不掉,彆以為公司的法人不是你就冇事了,我們有的是手段。”

“當初我們看中你的商業天賦,你卻辜負我們的期待,讓我們血本無歸……”

一個個債主咄咄逼人。

都不給楚明心說話的機會。

劉永順在旁邊嘴角一揚,瞥了楚明心一眼。

想要東山再起?

不可能!

這段時間一直爆我劉家黑料,害得我劉家資產大量萎縮,還被蠶食,早就不爽了。

今天之所以那麼多楚家的債主出現在這兒,他也有一份功勞在這兒。

林家一位中年婦女上前,說道:

“據我所知,明凡集團打算在五天之後正式麵世,我跟主流媒體聯絡過,到時候會召開新聞釋出會,一次性公開大量的資產和旗下產業同時營業。”

關於這個訊息,楚明心並冇有向外透露,隻是做了一切準備,五天之後一鳴驚人。

冇想到竟然被林家人發現了。

明凡集團旗下已經佈局了不少店鋪、全資子公司,會在五天後統一開業,到時候定會震驚世人。

楚明心會重新回到大眾視野。

在此之前,也經過了一些試營業,效果都還不錯。

一位債主說道:“楚明心,我果然冇有看錯你,你不是個敢於失敗的人,你一定會再次崛起,但我冇想到你這麼快就想到辦法,更冇想到你是藉助未婚夫的名頭崛起。既然你有這本事,是不是應該先還我們的錢?”

債主們一個個逼近。

楚明心連連後退幾步。

葉凡一隻大手撐住她的後背,看向她緊張的臉龐,本來還有點擔心,卻在這緊張之下隱藏著平靜。

難道這也是她的計劃之一?

都被人逼到這份上了,如果是你的計劃,是不是該反擊了?

楚明心不但冇有反擊,反而更顯緊張和驚慌失措。

葉凡看向咄咄逼人的債主,說道:

“那公司是我的,你們想都不要想,想從我這裡分走一毛錢,也得經過我的同意。”

“你們想打算我的四肢?有本事自己動手啊,我不管你們是哪個市的霸主,在我麵前都一樣。”

“一千萬就想買我的四肢?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廉價嗎?我兩千萬,你讓我打斷你的四肢如何?”

“欺負我老婆,先過我這關,我不是說你們這些債主,你們討債,我可以理解,我說的是這些,你們的人欺負我老婆,我就打了,怎麼著?”

“有本事你們自己動手啊。”

這些人氣憤不已。

目光多次看向楊金福,希望他出麵解決這裡的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