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楊金福似乎有所顧慮,始終冇有給出解決方案。

劉永順再次開口,說道:

“各位,各位,我有個解決方案,不知道你們覺得怎麼樣?”

大家又一臉期待地看向他。

他繼續說道:“明凡集團是製藥公司,你們中有不少都是製藥行業的上下遊,我想你們打聽一下,會有很多人跟這個公司有合作,原材料、銷售等等都會有。”

“既然楚明心不願意還債,你們就製裁明凡集團,讓她再次陷入絕境,看她如何翻身。”

“楚明心一無所有,她絕望了,還不是任你們擺佈。她還剩什麼?一副好看的皮囊。”

“她可是我們金陵的三金花之首,傾城傾國的盛世容顏,你們也都看到了,她隻能用這一身好看的皮囊還債,我想各位都不會拒絕這樣的美色吧?”

說到這兒,楚明心臉色憤怒,瞪著他,道:

“你……劉永順,你從一開始就設局陷害我,現在又出的什麼主意?一定要把我逼入絕境嗎?”

劉永順嘴角冷笑,說道:

“你連續爆我柳家黑料,導致我們資產萎縮,而你卻在後麵蠶食我的市場、吞噬我劉家資產,你又好到哪裡去?”

“我們都是商人,半斤八兩,你冇有資格說我。”

商人逐利,不擇手段。

他纔不會管那麼多。

他身為男人,對楚明心的美色也垂涎,隻是冇機會而已。

林家的人也走過來,說道:

“我們林家已經付出一定代價,讓一些明凡集團的合作夥伴中斷合作,相信他們很快就會得到反饋。”

債主們步步緊逼,加上劉家和林家的煽風點火,還有那幾個被打的家族也是義憤填膺。

對楚明心、葉凡兩人咄咄相逼。

隻有那些不相乾的人站在旁邊靜靜觀望。

其中最高興的當屬賀家眾人。

“冇想到葉凡和楚明心也有今天,活該!”

賀宏正忍不住說著,簡直大快人心。

另一處的李明武想要上前解圍,卻被人攔住。

“明武,現在還不是時候,彆輕舉妄動。”

李明武有些開心,現在正是好機會,有些急,道:

“姑姑,現在我出手幫他們解圍,再請葉凡去給奶奶看病就輕鬆多了。”

一大批人上前討債,不相關的人在旁邊看戲。

最開心的除了賀家人,還有李明武,因為這一切有他操縱的成分。

可以說這是他導演出來的一齣戲。

楊良辰來找他,兩人想出的這個辦法。

那個張家的婦人第一個討債,便是楊良辰唆使的,其他人也打過招呼。

其目的就是要將楚家姐妹連同葉凡推向深淵,劉家和林家推波助瀾,達到他們所有人的目的。

“這就是你和李少商量出來的計劃?”劉雨珊在他身邊,小聲問道。

楊良辰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,看著自己的傑作,說道:

“你看葉凡的表情,看看楚明心的表情,多精彩,他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卻半點辦法都冇有。”

“接下來會是最精彩的,已經有第一個人打電話斷了明凡集團的合作,接下來會有第二個,第三個,第四個……”

來賓中,也有他精心挑選,來之前就已經給過提醒。

徹底毀了葉凡的商業計劃。

劉雨珊看了一眼那邊的李家人,說道:

“李明珠不會出手?”

楊良辰自信說道:“她不敢出手,李少會牽製她,本來葉凡就和李家有矛盾,加上李少的牽製,她肯定不敢在這麼多人麵前公然出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