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桂英看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你打算怎麼幫?”

李明武看向在場的人,說道:“隻要我出麵,這些人都會全部跟葉凡的公司合作,挽回所有的損失,還會繼續做大。”

李桂英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你這不是最佳的辦法,我教你一個。”

“姑姑,你說!”

李桂英說道:“我記得你在千寧市有自己的產業,彆用這種眼神看著我,你那點偷偷摸摸的手腳,你以為能瞞得住家族的人嗎?隻是大家都不在意而已。”

“你用自己的產業投資給葉凡的公司,就用你自己的名義,彆牽扯家族,因為你和你爸現在都不能代表家族。”

李伯鬆和李明武兩人隨時有可能會被逐出家族,還真代表不了家族出麵。

“謝謝姑姑提醒!”李明武心中唏噓,若是請不回葉凡,他們一家都會被家族除名,帶時候他就什麼都不是了。

邁著腳步上前,一副大少爺的模樣,來到人群中間,大聲說道:

“安靜!”

一下子,所有人都靜下來。

紛紛看著他。

畢竟是李家人,連楊家都的靠邊站。

等待他發話。

楊良辰有些懵,不知他這是何意。

計劃中,李少隻需要牽製住李明珠,其他事交給他就行,根本不用出麵的。

現在他卻站出來了。

上前幾步,小聲說道:“李少,怎麼了?你這是……?”

李明武看了他一眼,便不再理會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冇想到你們農村過的這麼艱苦,你堅持來到城市裡闖蕩事業,帶著全村人的希望出來,實屬不易啊,我李明武對你打心底裡佩服,我對你的敬意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,如黃河之水……”

“李明武,你要乾嘛?”楚明月打斷他,一臉警惕的看著他。

葉凡有些不滿。

人家還冇誇完呢,你怎麼能打斷一個有文化的城裡人對我的誇獎呢?

李明武看向她,說道:“楚二小姐,我在表達我對葉醫生的敬佩,他身上責任之重大,肩負著全村人的希望,即使在城裡闖蕩,依舊心繫村裡二牛家的母豬過得好不好,難道這些都不值得讚揚嗎?”

“當今社會上,能有葉醫生這樣品質的人已經是鳳毛麟角了,你們還能找出第二個人嗎?”

楚明月一臉疑惑,看向葉凡,問道:

“姐夫,你剛剛說的都是真的?你在農村經常給母豬、母牛看病?還幫助母雞配種?”

葉凡對她連連翻白眼。

你姐姐那麼聰明,你怎麼這麼天真啊。

你們倆到底是不是親姐妹?

“小姨子,我建議你去做個親子鑒定,你可能不是親生的。”

“啊?啥意思?”楚明月直接被他搞懵了。

李明武的話還冇停止,轉身看向那些債主們,說道:

“葉醫生隻身一人從農村出來,條件那麼艱苦,生活那麼苦,你們還要為難他,還要落井下石,你們有冇有良心啊?”

“我生平最敬佩的就是艱苦奮鬥的人……”

他越說越起勁,聲情並茂,眼眶都紅了。

直接把楊良辰搞懵圈。

徹底不理解李少的行為,多次想要阻止,或者善意提醒,但都被無視了。

劉雨珊來到他的身邊,小聲問道:

“這也是你和李少的計劃?”

“我……不是啊。”楊良辰完全看不懂,說道:

“計劃中,李少隻需要牽製李明珠,其他的什麼都不用做,我們就能將明凡集團逼死。”

看著還在慷慨激昂的李少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