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若是平時,他們可能還成撐住。

可現在有李家撐腰,他們的精神幾乎要崩潰了。

小年輕終於忍不住。

劉雨桐呼吸急促,漂亮的禮服都被汗水浸透,脫口而出,道:

“是楊良辰逼迫我們這麼做的,說要逼死你,把楚明心逼入絕境,他再用手段俘獲楚明心的芳心……”

“住口!”

劉家一位長輩捂住她的嘴,冇讓她繼續說下去。

但已經遲了。

劉家人臉色蒼白,更多的冷汗直流。

壞了!

“這一切都是楊良辰提前跟我們設計好的,包括債主討債……唔唔唔……”

林家一個小年輕也忍不住這樣強壓之下的精神折磨,開口說話。

又被長輩捂住嘴。

葉凡嘴角一揚,收斂氣息,目光看向站在不遠處的楊家眾人。

不僅葉凡看過去,在場很多人都看過去。

楊家眾人頓時有些慌!

麵對眾多目光,特彆是李家人的目光,彷彿被一把把刀懸立頭頂。

心中充滿恨意。

這兩家人居然在這個時候出賣自己。

劉家和林家人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,說漏嘴了。

可已經來不及。

葉凡一步一步走過去,一臉痞壞痞壞的模樣,道:

“李少,我現在相信這一切和你無關了,但是有人要逼死我啊,你怎麼看?”

李明武馬上會意,走過去,說道:

“楊總,葉醫生是我朋友,你們楊家這是要逼死我朋友的節奏啊,是不是該給個解釋啊?”

“我……李少,這件事我完全不知情,我不知情!”楊金福頓時慌了神,看向兒子。

直接一腳踢過去,將兒子踢的踉蹌幾步,大聲訓斥道:

“你個逆子,你到底做了什麼?”

李明武拿起旁邊一杯紅酒,看向楊良辰,說道:

“你不知情,那就是你兒子自己策劃的了唄?”

楊金福急忙點頭,說道:“這個我就不知道了,應該是的,我對這些事完全不知情的,要是我知道,我怎麼可能會讓這種事發生,葉醫生是我們金陵的好醫生,最近名聲很好的,救死扶傷的典範,我傷害他,那不是惹得金陵老百姓不高興嘛!”

“李少,這件事你明查啊,我真的不知情!”

李明武走過去,手中的紅酒澆在楊良辰的腦袋上,他不敢躲開,任由紅酒從頭上流下,流過臉頰,流向身體。

他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。

剛剛過來時,也聽到了妹妹和爸爸的相告,馬上說道:

“李少,這件事完全是我一人所為,林家和劉家多次找上我,請我幫忙,還給我巨大的好處,我這人定力很差,是我的問題,我願意一人承擔所有責任,這一切,跟家族無關。”

葉凡上前,戲虐的說道:

“楊少,你們楊家已經是金陵霸主了,還有什麼能讓你抵擋不了的誘惑啊?”

楊良辰目光看向劉家,有些不願意說,但現在這情形,已經由不得自己了,說道:

“是劉永康的老婆爬上我的床,這是劉誌軍給我的誘惑,而且事成之後,劉雨桐也會送到我床上……”

啪啪啪……

葉凡忍不住鼓掌。

這話驚呆在場所有人。

這資訊量絕對勁爆!

驚掉下巴的那種震驚!

劉永康的老婆是劉誌軍的嬸嬸,劉永康是劉雨桐的爸爸。

楊良辰已經吃了媽媽,還想吃女兒,這是要母女通吃啊。

“楊少的牙還真是好,劉永康的老婆都能當你媽了,你也吃得下,還想吃她女兒,你這是母女通吃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