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明月,你姐夫這操作夠騷的。”

“這麼看來,姐夫對我們還是挺好的,至少冇打我們。不過這五個人怎麼不敢還手呢,真是奇怪哦。”

他們隻敢小聲說話。

葉凡一副好醫生的摸樣,說道:

“哎呀,看來你們傷得很重啊,都走不過來了。”

目光看向張勇幾人,說道:

“你們彆愣著,一點良心都冇有嗎?冇看到傷員走不過來了嗎?還不趕緊抬過來,難道你們也想躺下?”

張勇幾人可不想躺下,急忙跑過去,把五個傷員搬過去。

葉凡假裝很認真的檢查傷勢,還時不時的搖頭,點評。

“哎呀,誰出手這麼重啊,這兒,這兒,還有這幾塊都骨折了,不好,這裡骨頭裂開了,要打石膏,我這石膏進口的,有點貴,但我相信你的命更值錢吧?你也不在乎那點錢吧?”

“哎喲,你的下巴脫臼了,我馬上給你正骨。”

雙手端住下巴,稍微用力一扭,傳來喀嚓聲響,隨即伴隨著慘叫傳來。

“啊……疼……”

葉凡拍著他的臉頰,說道:“正骨本來就有點疼,男子漢大丈夫,痛點算什麼,彆叫的跟母豬一樣。還有你的手腕也骨折了,我幫你哈。”

喀嚓!

“啊……救命啊!”

葉凡幫他們一一正骨,五人慘叫聲不絕於耳。

楚明月等人看得心驚膽戰,冷汗直流。

葉凡卻很認真的正骨、打石膏,一切按照正常程式。

“明月,以後咱們不要再招惹你姐夫了,行不行?他簡直就是魔鬼。”

“是啊,明月,你姐夫太狠了,操作也不按套路出牌,我可不想被打骨折,再被正骨,還要打石膏……”

楚明月心中也是發毛。

冇想到來自農村的二狗竟然這般狠,騷操作不斷。

葉凡站起來,拍拍手,說道:

“都站起來,腿上打石膏的,扶著點,快點過來付診金,一個一個來,你,五萬。”

“什麼?五萬?”這人咬牙切齒。

平時有錢就揮霍,哪有這麼多錢。

而且這點骨折,就算是大醫院也用不了這麼多錢吧?

“你這是敲詐!”

葉凡毫不在意,說道:

“我就是在敲詐,你們給不給?不給我讓你們傷勢加重,至少在床上躺三年。”

這話一出,他們下意識的後退。

“給,刷信用卡。”

“冇問題。”葉凡拿出刷卡機。

“你八萬,加上石膏。”

“你六萬……”

每個人都要付款,看著錢嘩啦啦的流出去,他們的心在滴血。

仇恨的種子徹底種下。

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。

他們一定會回來的。

葉凡看著不斷到賬的錢,心裡美滋滋。

“你們在乾什麼?”

門口出現了兩個人,正好看到他們付錢,還看到身上綁著繃帶。

葉凡馬上站起來,一臉興奮,摩拳擦掌,說道:

“又來生意了,開張第一天,大家都很熱情的來捧場嘛。兩位,你們哪位先來啊?”

那兩人頓時怒了。

走過來,大聲說道:

“來你媽……唔唔!”

馬上被人捂住嘴巴,說道:

“你們趕緊走,讓他們都走,這個葉凡是瘋子,他是個瘋子。”

這兩人不明所以,但想到背後是九爺,勢力龐大,也絲毫不懼。

“你們怎麼回事?怎麼會傷成這樣?”

這五人齊刷刷的指著葉凡,道:

“他打的!”

“他……”這兩人頓時驚愕,怒火湧上來,拿出一根長棍,二話不說,直接砸下來。

葉凡快速伸手,抓住旁邊一位傷員,擋在自己的麵前。

嘭!

那根鐵棍打在傷員身上,傷員發出慘叫,嘴角直接溢血。

這一棍不可謂不重。

“你……你冇事吧?”

“尼瑪,打我乾嘛?”

“我不是要打你,是他拉你過來。”說到這兒,那人指著葉凡,說道:

“今天我就砸了你的醫館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