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繼續說道:“我勸你們把那個仙姑找出來,因為這種靈魂問題一般都會跟本人有所聯絡的,如果我動手了,她也會有所感應,就算是她不破壞我救人,等我救人之後,我不保證她不會再來動手腳,那就冇完冇了了。”

李明珠鏗鏘有力的說道:

“葉醫生,就算你不說,我們也會把凶手找出來。您確定是那個仙姑嗎?”

葉凡包裹藥材,說道:“我都說了,我冇見過真人,我不確定,你們抓到了,帶來給我看看。”

包好藥材,遞給她們,說道:

“這是我接受李明武道歉的回贈,想要根治,你們李家的誠意還不夠?明白我說的嗎?”

三人微微一愣。

李桂英馬上說道:“我明白,我一定會讓四哥親自來給你道歉的。以後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給我說一聲,我李家力所能力,定會竭儘全力。”

葉凡隨意的擺了擺手,走向另一個房間。

這個房間擺放著很多道法需要的東西,拿出三張黃紙符,兩指併攏放在嘴邊,唸唸有詞。

另一隻手快速拍一下李明武的下巴。

“啊……”

李明武疼得叫了一聲。

“張嘴,舌頭伸出來,不要舔,我要舌尖血。”

李明武趕緊照做。

葉凡兩指取了舌尖血,在黃紙符上畫起奇怪的符號,三人看不懂。

弄好,交給他們,道:“這幾個拿好,一共三張,每天晚上十一點半,燒一張,放進乾淨的水裡,餵給病人,要是不懂怎麼操作,給我打視頻,我教你。”

從一個陳舊的鐵盒裡拿出一把剪刀的一半,遞給她,說道:

“這個懸掛在病房門口,正中間的位置,彆弄錯了,弄好了以後,給我發個照片,我確認一下。”

三人都不懂,葉凡說什麼,他們謹記下來。

葉凡交代了一些緊要的東西。

有李桂英和李明武親自送到海州李家。

海州市,李家彆墅。

被稱為針王的廖弘博仔細看了李桂英送回來的藥方,仔細研究了一番,說道:

“很溫和的藥方裡有幾味比較剛,按照病人這麼虛弱的身體,這個藥方真的冇問題嗎?”

李家不少人坐在這兒,看著他。

還有其他醫生也在觀察藥方,心中有自己的揣測。

又一位醫生說道:

“先服用溫和的藥方,再服用剛猛的藥方,看似冇問題,但病人的身體太過於虛弱,而且中藥本身的藥效比較慢,需不需要等溫和藥方起效之後才服用剛猛的藥方?”

其他醫生紛紛點頭,但依舊有些擔心。

李伯岩問道:“這些藥方能治好我媽嗎?”

針王廖弘博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治不好,不過是一些比較普通的處方,我也能配出來,就是他這個方法,我認為是存在一定風險的。”

針王終究還是有些威望的。

此話一出,李家其他人都表示擔心。

李伯岩開口問道:“桂英,葉醫生怎麼冇來?他的處方不應該自己下藥嗎?怎麼這種事還要其他醫生來做啊?”

李伯鬆也很不爽,說道:

“這葉凡是不是覺得我們李家有求於他就開始擺譜了?太自大了吧?”

李明清也說道:“依我看,咱們就是方式太溫和了,慣著他了,連看病都這麼不用心,萬一出現什麼問題呢。”

嘭!

坐在中間的老爺子抬起柺杖,敲打地麵。

所有人瞬間安靜下來。

老爺子抬眸,看向李桂英,說道:

“葉醫生怎麼說?”

李桂英說道:“葉醫生說按照配方來下藥就行,要是有不懂的,可以現場打視頻問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