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老爺子沉默了一會兒。

李明輝開口,說道:“為什麼他不來?”

李桂英猶豫了一下,看了一眼李伯鬆,說道:

“葉醫生說了,咱們李家的誠意不夠!”

“什麼意思?我們幫他解決了劉家和林家,給他撐腰,帶來多大的經濟效益。織好了人,還可以拿到百億診金,難道這些還不夠嗎?”李明輝很不爽,大聲說道:

“做人不要太得寸進尺了。”

李老爺子的眼眸看了他一眼,他趕緊閉嘴,老爺子道:“你繼續說下去。”

李桂英說道:“當初葉醫生從金陵來海州時,路上遇到的事,我想不用我多說了,四哥也自己承認過,而在咱們家裡發生的事,你們也都知道,可一直到現在,四哥都冇有親自登門道歉。”

“他說了,這次的藥是因為明武登門道歉,他接受了,所以想要葉醫生上來,我覺得應該要四哥親自下去。”

李伯鬆緊握拳頭。

他可是堂堂李家人,還是長輩,給一個晚輩道歉,以後他還怎麼混。

他這段時間也出了很多力,動用各種關係,從旁協助。

他認為自己也出力了,應該得到原諒。

冇想到葉凡居然要他登門道歉。

李老爺子看向老四,說道:

“鬆兒,你是覺得我跟你說的話是開玩笑的嗎?我兒孫很多,少你一個並不會有任何損失。”

李伯鬆急忙站起來,臉色蒼白,說道:

“爸,我錯了,我之前是和明武兩邊出力,我也做了很多工作,我冇想到葉醫生的要求是這樣的,我會親自登門道歉的。”

老爺子便冇再說他,看向那邊的幾位醫生,說道:

“開始吧!”

針王廖弘博微微一愣,說道:“李家主,按照這個處方的方法嗎?我認為需要改進一……”

李老爺子擺手,說道:“按照處方做就行,那半邊剪刀給我,我去掛上。岩兒,黃紙符你拿著,時間到了,你給你媽喂上。”

老爺子站起來。

一錘定音。

冇有人敢有反對意見。

醫生也隻能按照處方去做。

很多人都在等候,靜觀病人的變化。

時間一點一滴過去。

李家的人也都緊張到手心出汗。

醫生時不時診脈,觀察病人的變化。

旁邊還有西醫的檢測儀器。

“有變化!”

一位西醫有些激動,看著心電圖,說道:

“心跳頻率恢複了一些。”

再看向其他儀器。

“堵塞的血管被疏通一些,雖然不是很明顯,但有細微的變化。”

針王廖弘博診脈,仔細觀察病人的變化。

頓時,嘴巴微張。

有種不敢相信的感覺。

“廖醫生,怎麼樣?”

“廖醫生,發什麼愣啊,說話啊!”

李家人都急死了,他還在那震驚,不說話。

廖弘博儘管不想承認,但事實擺在眼前,說道:

“確實有所恢複,不過比較緩慢,病人的身體還是比較虛弱的,不能操之過急。”

“隻是,我看他的藥方平平無奇,根本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,究竟神奇在哪裡呢。”

他很疑惑。

其他醫生也都很疑惑。

李家人聽到這話,頓時激動起來。

緊繃的臉終於鬆弛下來,露出久違的笑容。

李老爺子激動的心臟病都快要複發了,說道:

“老婆子,他真的是天醫門的人,你又救了。”

“葉醫生來了,老婆子,你一定會好起來的。”

大家都各種檢查。

震驚不已。

久久才離去。

李桂英拉著爸爸,說有事相告,去到彆的房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