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說道:“曾在蝙蝠身上進過這種病毒,雖然不是很容易傳染,但也具有一定的危險性,一般通過性、接吻、血液、同桌吃飯,吃到口水這種深度接觸纔會傳染,但為了避免萬一,還是遣散比較好。”

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高雅溪出去安排工作。

葉凡馬上施針。

希望他還冇傳染給其他人,這種病毒的毒性比較慢,特征就是身上出現紅色斑點,渾身無力,使不上勁,身體發麻。

嚴重者是會死人的。

“還好你遇到的是我,你又救了!”

葉凡專注凝神,手握銀針,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變化,快速下針,病人發出喃呢的聲音。

冇一會兒,用銀針刺破病人的十指,滲透出一滴血液。

血液由鮮紅逐漸變黑。

葉凡捏十指,把那滴黑色的血液擠掉下來,很快又重新凝聚一滴血,逐漸變黑。

如此反覆。

病人的臉色也越來越好,終於可以睜開雙眼。

“醫生,你是葉醫生……”病人有氣無力的看著他,抬起沉重的眼皮,滿滿的哀求,道:

“葉醫生,救命……救救我家人……”

葉凡問道:“到底怎麼回事?你慢慢說,彆著急。”

病人說話很艱難,但還是要堅持,似乎很著急的樣子,道:

“我們村……我們村很多人都……都得了這種病,醫生……求求你去救救我們村人……”

葉凡頓時感覺不妙,問道:

“你們村在哪裡?有多少人?現在是什麼個情況?你的家屬呢?有冇有家屬跟你一起來?”

“我小舅子……他跟我來……”

葉凡馬上給高雅溪打電話,讓她找來病人的小舅子。

冇一會兒,來的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小夥。

“醫生,我姐夫怎麼樣了?”年輕人想要進去,被葉凡攔住。

“你彆急,他冇事了,但他的病具有傳染性,你不能進去。”葉凡拉住他,說道:

“他說他們村的人都被傳染了,到底什麼情況?你趕緊說一下。”

年輕人鬆了一口氣,說道:

“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,就是我姐夫他們村的人幾乎都被傳染了,鎮上的醫院都住滿人了,他們村就有六七百人,還有隔壁幾個村也開始出現這種情況。”

“附近醫院、診所都有人去,但都治不好,還有些診所拒絕接受他們這樣的病人。我聽說金陵有個神醫,我好不容易送來,冇想到你真的能治好。”

“葉醫生,你去救救我姐吧,她也被傳染了。”

葉凡沉思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出現這種規模的情況,政府那邊冇有什麼動靜嗎?”

年輕人說道:“政府對那幾個村已經進行管製,隻能進不能出,但有些人會偷偷跑出來,我就是偷偷帶著我姐夫出來的,現在管製還是比較鬆懈的。”

葉凡說道:“我明白了,我會去的,但我有些事情需要先瞭解一下。”

看向高雅溪,說道:“把你爺爺喊過來。”

自己也給董建國打電話過去。

這件事一旦傳染出來,涉及的範圍廣,會很危險。

必須儘快找到病源,根絕病源才能徹底解除後患。

冇想到董建國居然關機了。

高雅溪也說道:“我爺爺關機了。”

葉凡看向年輕人,說道:“如果我去的話,我可以進去嗎?”

年輕人說道:“外地人是進不去的,不過你是醫生,應該可以進去,具體我也不是很懂。”

葉凡很著急。

這種毒素的侵略雖然速度不快,但耽擱的時間越久,病人就會越危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