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彆靠過來!噁心!”董英媛一臉嫌棄。

葉凡毫不在意她的表情,誰叫她是美女呢,說道:

“我對這次的瘟疫有點想法,咱們商討一下?”

董英媛直接不理會他。

就在這時!

後麵一位青年男醫生探出個腦袋,帶著幾分淩厲,說道:

“葉凡,請你不要打擾我們西醫的醫生,董醫生對你不感興趣。”

葉凡看了他一眼,不理會,繼續說道:

“根據我的經驗和判斷,這次瘟疫的病源很有可能跟蝙蝠有關。”

“嗬嗬,連病人都冇見過,就胡說八道。”那位青年男醫生冷笑,說道:

“你這套近乎的套路也太老了吧?”

“董醫生,我跟你換座!”

青年站起來,打算英雄救美,幫董英媛解圍。

董英媛看了他一眼,併爲起身。

這位男醫生對她展開過追求,現在還在追求,但她從不理會,對男人完全不感興趣。

自然是不會接受他的任何好處和幫忙。

葉凡有些不開心,說道:

“你誰啊?彆像隻蒼蠅一樣在那嗡嗡叫,打擾我和媛兒培養感情。”

“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癡心妄想。”青年醫生鄙夷的看著他,說道:

“彆以為你最近有點名氣就飄了,你終究隻是箇中醫,跟我們西醫不是一個級彆的。”

這話說得葉凡就很不爽了,說道:

“你什麼意思?中醫是哪個級彆,西醫是哪個級彆?”

青年醫生自信滿滿的說道:

“中醫大多數是騙術,邪術,像你這麼年輕的中醫,能有什麼本事啊?不過是炒作吹噓罷了,真當自己是賀城坤了?”

這句話激怒葉凡了。

你說我垃圾可以,但你說中醫是垃圾,我就不能忍了。

“中醫怎麼就是騙術了?中醫也能治病,中醫是咱們華夏祖先流傳幾千年下來的國粹,西醫不過是纔出現一百多年,你身為一個華夏子孫,怎麼就那麼有優越感的貶低中醫?”

青年醫生完全不以為然,說道:

“現在是科學至上的社會,凡事講究科學,中醫有科學依據嗎?”

“西醫講的是科學治病,一切都有理論和科學的支撐,能夠快速對症下藥,讓病人在短時間內痊癒。”

他據理力爭,絲毫不退讓。

跟他坐一起的那位中年男人也點了點頭,表示讚同,但並未說話。

靠近的人都聽到了。

西醫醫生們紛紛表示讚同。

葉凡眉頭一皺,看來自己這段時間的表現並冇有改變這個社會對中醫改觀,就算得到不少百姓們的認可,但在西醫眼中,依舊無法改變。

科學社會,中醫式微,他早就知道,但冇想到西醫生眼中竟然這般瞧不起中醫。

這讓他比較意外的。

都是醫者,就算中西醫不同,那也算是半個同行啊。

都是治病救人,你這樣看不起中醫。

這就很讓人不爽了。

“我想請問一下,李家奶奶的病,你知道吧?西醫多少醫生去看,也治不好,關於這件事,你怎麼看?”

青年醫生很隨意的說道:

“她的病我也去看過,伊境內病入膏肓,無藥可救,西醫治不好不是西醫的問題,而是病人的問題。”

嘴角冷笑,說道:“說得好像你們中醫治好了似的。”

葉凡馬上說道:“中醫之術就是可以治好,我就可以……”

“葉凡!”旁邊的董英媛打斷他的話,轉頭盯著他,餘光掃視其他人,說道:

“你們在這裡爭辯有意思嗎?有這時間不如睡覺養足精神,到了地點,用你們的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的本事,不比你們在這動嘴皮子強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