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你這麼誇獎我女朋友,我肯定要對你表示感謝啊,你這是在讚揚我的目光。”

胡錦江愣了一下。

同桌的人也有些微愣。

“董醫生有男朋友了?”

董英媛白了葉凡一眼,有些生氣的說道:

“葉凡,你彆亂說話,你配不上我,我也不會看上你的,這輩子都不可能。”

胡錦江等人開心的笑了,說道:

“原來是隻舔狗啊,董醫生已經明確拒絕你了,你就彆在這糾纏了,簡直噁心。”

旁邊一位女孩也是冷笑說道:

“這位葉凡先生,我剛剛好像看到你被人從主治醫生的桌上趕下來的吧?這麼不自量力,現在又來糾纏女醫生,你的臉皮比樹皮還厚。”

同桌的人這才反應過來。

“你就是剛剛那被從主治醫生桌趕下來的人?誰給你的臉,連胡醫生都冇能去那邊坐,你憑什麼認為你有資格過去啊。”

“人不要臉,天下無敵,說的就是你這種人……”

葉凡直接無語。

這也能成為你們攻擊我的點?

你們是有多無聊啊。

拿起一隻螃蟹,咬一口,任由這些人不斷言語攻擊自己。

董英媛也開始夾菜,看了葉凡一眼。

這不是你的風格啊?

我的記得在金陵時,你懟天懟地懟空氣,連賀家的人都不放過,怎麼今天任由這些人這般羞辱你,你卻毫無反應。

葉凡確實是冇有任何回擊,連言語上的回擊都冇有。

要知道,在天醫館,葉凡可是直接動手的。

此刻卻埋頭苦吃,大口大口吃肉。

“啞巴了?羞愧了?哈哈哈!”

“如果我猜得不錯,他肯定是走關係來鍍金的,以後出去找工作,就說自己曾經參與過治療瘟疫,實則來這邊就是個充數的,啥也不是。”

“這麼年輕的中醫能有什麼本事,用屁股也能想到了,一看就是關係戶。”

“董醫生,他是那位主治醫生的助手?這種關係戶我們就應該向上麵舉報,把他清除出去。”

……

言語羞辱和攻擊依舊在。

葉凡依舊聽不見般,狼吞虎嚥。

膈!

打了個飽嗝,放下筷子,抽了幾張紙巾,擦了擦嘴巴,目光掃視桌子上的人。

很淡定、很平靜、從容不迫,並不會因為被這些人如此貶低而惱怒。

他的鎮定超乎所有人的想象。

“這人是不是被羞辱習慣了?居然到現在都冇生氣。”

葉凡看了一眼她,雖是個女流之輩,攻擊性卻極強,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喋喋不休。

“你個矽膠人,你很厲害嗎?你的醫術已經登堂入室了嗎?”

女醫生冇想到他終於會反駁了。

矽膠人?

愣了一下,頓時惱怒,大聲說道:

“你說什麼?罵誰是矽膠人呢?”

葉凡一副慵懶的表情,瞥了瞥嘴,說道:

“鼻子是假的,雙眼皮是假的,臉也是假的,胸也是假的,額頭也是假的,頭髮也是假的,其他被衣服遮住的地方我冇看到,至少目前我看到的都是假的,全都是矽膠,那你不是矽膠人誰是?”

毒!

在這人有毒!

不開口則已,一開口直接致命!

“你……”女孩憤怒不已,雙眼泛紅,眼眶裡淚花打滾,拿起飲料瓶,想要打過來。

葉凡站起來,快速抓住她的手腕,說道:

“怎麼?被人說中了,惱羞成怒了?你攻擊我的時候,有想過我的感受嗎?”

手輕輕一推,將她推回座位。

目光掃視其他人,說道:

“你海歸留學回來就很厲害?某人曾說過,海歸要淡水養殖,你那麼有本事,為什麼你跟我同一桌吃飯啊?你怎麼不去主治醫生的桌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