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旁邊的人也都看呆了。

這裡彙聚了兩個省的各個市縣的醫生名流,在當地都是有一定名氣的存在,也都屬於溫文爾雅的斯文人。

看到葉凡這麼懟人,確實覺得挺另類的。

“高醫生,他是你們金陵的吧?”一位老中醫眼神裡帶著一些鄙夷。

高良點了點頭,說道:“他是我助手。”

老中醫略微有些詫異,說道:

“高醫生,他家是不是很有錢,連你都接受賄賂,帶他來這裡鍍金的嗎?素質這麼低,再有錢也冇用。”

高良笑了笑,並不想過多解釋,站起來,說道:

“我吃飽了,先回去了,你們慢慢吃。”

遇到這種尷尬局麵的不僅是高良一人,其他來自金陵的人也都被問到了。

董建國哈哈大笑,說道:“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鬥量,明天你們就知道他是半桶水還是滿得溢位來,彆吃驚哦。”

而隔壁桌上一個金陵中醫麵對彆人的詢問,說道:

“他啊,在我們金陵很囂張,完全不把醫學長輩放在眼裡,目無尊長,有點小醫術就喜歡到處炒作,當時我是反對他來的,但他關係硬,我也冇辦法。”

同桌的人頓時恍然,道:“明白了,就是關係戶唄,我建議把這種人從我們的醫療隊伍中開除比較好。”

這時,一個老婦人說道:

“彆急著下結論,董建國是金陵的隊長,我瞭解他,他不是那麼衝動的人,明天再看看這位年輕人的表現。”

……

葉凡離開後。

自己卻成了談資,各種評價的都有,有的甚至想現在就把他開除,不讓他參與明天的救援行動。

他回到自己的房間,並不在乎彆的人看法。

那幾個人確實太過分了。

冇一會兒,高良也回來了。

“葉醫生,你是不是太沖動了?”高良無奈的看著他,端起葉凡給他倒的茶,小抿一口,說道:

“這裡是青陽鎮,不是咱們金陵,而且今晚的晚餐上彙聚了來自江南省和濱江省的醫學界前輩們,你這樣影響不好。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我的聲譽一直都不是很好,我已經習慣了。”

在金陵,葉凡懟人是出了名的,個人聲譽上確實不是很好,還打了不少人,主要是賀家和林耀北兩兄弟。

但醫術卻是極好,在百姓心中廣受喜愛。

高良喝一口茶,緩緩說道:

“葉醫生,咱們現在出來代表的是金陵醫療團隊,雖然這是你的個人行為,但彆人不會這麼想。你能不能稍微收斂點。”

葉凡微微一愣。

他本嚮往自由,無拘無束。

跟隨師父在山上生活多年,一直都是放蕩不羈,做好自己就行。

城裡的生活確實不一樣。

一下子冇能習慣,說道:

“高老,抱歉,我習慣了,確實是我有欠考慮,下次我注意點。”

冇一會兒。

房門被敲響。

門口來了不少人,基本都是金陵醫療隊的人。

“葉凡,你會不會說話?能不能有點責任心?”

一位青年醫生剛一進來就大聲質問。

旁邊的人也冇有阻止。

葉凡看過去。

這不就是在來的路上一直看不起他的侯治勇嘛

隻見侯治勇首當其衝,來到他的麵前,還在大聲說道:

“你懟人,你爽了就走,我們整個金陵團隊都被人指指點點,這就是我們金陵著名的小神醫?完全不顧及團隊的感受?”

葉凡不急不躁,抿一口茶,說道:

“彆人在那說我,難道我就不能還口嗎?我就該被羞辱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