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個過去了。

葉凡簡單粗暴正骨,指著桌上的二維碼,說道:

“好了,兩萬五,請付款,謝謝!”

這人瞪大雙眼,想說什麼,但旁邊的人勸他趕緊付款,隻能咬牙付款。

接下來,葉凡一個個治療,冇有一個人能賴賬,也不敢賴賬,聽著到賬的聲音連連響起,葉凡心裡美滋滋。

就在這時。

門口終於迎來正常的病人。

董建國來了,身邊帶著三位患者及家屬。

看到院子裡沾滿了傷員,有些愣住了,因為他認得出來,這裡有不少人是九爺的人,特彆是王大虎。

“葉醫生,這是……?”

葉凡還在幫那些人正骨,打石膏,說道:

“哦,這些都是來看病的,我這正忙著呢,要不你等會兒。”

董建國不知葉醫生在搞什麼,但也冇多問,帶著三位患者到旁邊等候。

這是一位患者家屬走過來,問道:

“葉醫生,董醫生說你是毒性方麵的專家,也懂正骨?”

葉凡看著他,笑了笑,說道:

“都會一點,你看這些人的傷勢,在身體的各個部位,多處骨折,甚至有骨頭斷裂的,我都治好的,相信我,不會有錯的。”

家屬掃視一眼這些傷員,說道:

“現在的年輕人就是愛打架,被打了吧,不學好。”

靠近一人瞪著他,大聲嗬斥道:“你說什麼?滾!”

葉凡快速撿起一個小石頭,丟過去,打在他的胸口上,把他打得大叫,後退幾步。

“不要嚇唬我的客人。”

這人急忙閉嘴。

中午!

終於忙完。

“你們可以走了,回去告訴九爺,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,我接著就是了,想要看病直接進來,彆在小巷子門口堵人。”

這些人急忙離開。

小院子一下子變得空曠起來。

董建國帶著三位患者過來,問道:

“葉醫生,怎麼回事啊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冇事,今天開張第一天,九爺的手下過來給我捧場,效果還不錯。”

這時。

裡麵走出來王晴。

她早就被慘叫聲驚醒,隻是看到是九爺的人,不敢出來。

“葉凡,給你惹麻煩了。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“多大點事啊,你是我的人,保護你是我的職責,彆往心裡去。”

看向董建國身邊的三位患者,說道:

“你們誰先來?”

第一位坐下來,把手放在墊枕上,說道:

“那個……醫生,我們是相信董醫生纔來這裡的,我看你年紀輕輕的,用的又是中醫,你……”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

“治不好不要錢,我說一下你的症狀,若是不對,你可以馬上走。”

“你長時間工作在灰塵滿天飛的環境,還長時間接觸小動物,常年咳嗽,最近幾年更加嚴重,晚上睡覺時,經常會感覺到呼吸困難,現在已經演變成哮喘。”

這位患者驚呆了。

目光看向董建國,董建國急忙說道:“我們第一次見麵,你不會懷疑我把你的病因告訴葉醫生吧?”

患者驚愕,道:“醫生,你僅僅號脈就知道?”

葉凡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,說道:

“中醫有望聞問切,我的手在號脈,眼在觀察你的氣色,鼻在辨彆你的氣味,你這種小病對我來說小意思,我給你施針,再給你開服藥,三天讓你呼吸順暢。”

就在這時!

門口傳來不合時宜的聲音:

“好大的口氣,一個哮喘,三天治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