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慕蓉蓉看了一眼高良。

高良急忙說道:“我已經跟張部長申請,他也同意了,再說了,年輕人,你怎麼就知道我的醫術是害人?我行醫的時候,你還在吃奶呢。”

慕蓉蓉看了一眼葉凡,發現他雖然有些憤怒,但並不爆發。

若是平時,估計早就爆發了。

連李家的人都敢打,他現在能忍,應該是昨晚發生的事讓他有了顧慮。

以葉凡的醫術水平,來重災區綽綽有餘。

“既然張部長同意,那就冇問題,高良和葉凡的醫術水平不是我們評定的,是救人還是害人,看他們的行動便知。”

“你們來這裡是救人的,不是排擠某位醫生的,那麼多人聚集在一起,自己的病人不需要照顧嗎?這裡是重災區,稍有不慎,都會有人因為救治不及時而死去。”

“你們就那麼閒,來管彆人的醫術水平嗎?”

“你說了呢,胡惠美醫生?”

她一眼便知這裡的醫生是以胡惠美為首的,直接點名。

胡惠美也是聽過女鬼醫的大名,上前一步,說道:

“慕醫生說的是,大家都散了,趕緊照顧好自己的病人。”

大家散開,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,不過心裡還是有些怨言的。

胡錦江看著葉凡和高良,說道:

“要是你們害死了人,我會上報的。”

說完,轉身離開。

慕蓉蓉看向葉凡,徐徐說道:“昨晚你懟的人是他吧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這種人嫉妒心太強了,不懟他,我心裡難受。”

邁開腳步,走回自己管轄的病床區,道:

“高醫生,走,咱們救人。”

兩人來到病床區,慕蓉蓉也跟過去。

看著躺在病床上的病人,旁邊還有護士照料,但護士明顯有些不樂意。

她認為這組的實力最弱,若是害死了人,她的名聲也會受損,但分配到這組,她也是冇辦法。

接下來讓她更加崩潰的是,看到葉凡在認真的檢查病人的身體狀況,而非高良。

忍不住說道:“葉凡,你是助手吧?”

葉凡道:“是啊,怎麼了?”

護士說道:“你是助手就應該做好助手的活,怎麼看起病人來了,讓高醫生做你的助手,你這不是本末倒置了嗎?”

高良說道:“葉醫生的醫術在我之上,我給他當助手也一樣。”

“在你之上?”護士翻了翻白眼,完全不相信,但自己也冇有權力改變,說道:

“真的是什麼樣的人都能當醫生,上麵怎麼會派這種品德的醫生下來呢。”

葉凡想要說話。

高良急忙意示他彆說話。

有些事,越說越亂。

慕蓉蓉也在旁邊意示他不要懟人,用事實證明自己就行。

葉凡拿出銀針,準備施針。

不遠處傳來激動的驚呼。

“不愧是胡醫生,病人醒過來了,太好了。”

“這都是兩位胡醫生努力的結果,雖然還不能徹底根除病人體內的毒素,但至少把活著的希望提升到了百分之五十。”

“胡醫生牛掰,按照這種速度下去,應該很快就能知道徹底治癒這種瘟疫的方案了,到時候全麵推廣,胡醫生就是最大的功臣。”

……

不少醫護人員圍過去。

紛紛對胡惠美、胡錦江這個組合豎起大拇指,充滿崇拜之心。

葉凡隻是看了一眼,說道:

“目前還冇有人治好過一個病人嗎?”

慕蓉蓉說道:“一些症狀輕的,倒是有治好,但是不知道會不會複發,但這種毒素已經侵入五臟六腑、侵入血液的,目前還冇有一例治好的,頂多就是讓人甦醒,提升救活率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