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些誌願者都是附近的居民,也有很多是病人家屬。

在此之前,從未有一例重症病患治好的案例。

現在出現了一個重症病患被治好,他們看到了希望。

誰都想讓自己的親人活過來。

一下子,幾十個誌願者將葉凡圍住,不斷哀求。

其他醫生隻能乾看著,內心有些嫉妒。

葉凡卻有些難受,不知道先給誰的親人治病比較好,說道:

“你們安靜一下,彆動手,我都要被你們拉散架了。”

“喂,輕點,輕點,我要被你們五八分屍了……”

葉凡內心很高興,得到病人家屬的認可,這是做醫生的榮耀,但一下子招架不住這麼多人的拉拉扯扯。

“肅靜!”

一道咆哮聲震響四周。

所有人都瞬間安靜下來。

紛紛尋著聲源看去,那是一個高大的青年誌願者男子,渾身散發出一股威嚴,挺直腰板走過來。

“是大軍,他當過兵回來的。”

高大男子走向葉凡,那些圍著葉凡的人紛紛讓出一條道來,他的目光掃視眾人,說道:

“你們這樣,醫生還怎麼救人?你們這是在浪費醫生的時間,間接性的害死你們的家人。”

男子的嗓音粗狂,言語極有震懾力。

洪亮的聲音之下,冇有一個人反駁。

男子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醫生,你是第一個把重災區病人治好的醫生,謝謝你,不知道你能不能把你的醫術奉獻出來,傳授給在場的其他醫生,讓他們一起動手,拯救更多的生命。”

高良馬上說道:“這位誌願者,你可能不知道剛剛葉醫生用的是什麼醫術,那是一種非常罕見的古針法,價值連城,怎能輕易傳給其他人呢。”

男子看向葉凡,見他也冇有反駁。

撲通!

單膝跪下。

抬頭,大大的腦袋,堅毅的臉龐,看向葉凡,哀求道:

“醫生,我不懂醫術,但我知道生命誠可貴,我願意用我這條命換你的醫術,隻求你能將醫術傳授給更多的人,讓更多的人救人。”

“我以前當兵時,教官告訴我,我們的命是國家的,是人民的,當我們可以用自己的命換人民的命時,我們應該毫不猶豫的衝上去,把自己的生命奉獻給祖國,隻要能為祖國求得安定,我隨時準備。”

旁邊的人都被他這番話給感動了。

軍人保家衛國,為人民默默的做著奉獻,不求回報。

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,軍人更是鐵血男兒。

他跪下了。

為病人、為人民跪下的。

圍觀的不少人,特彆是女孩子們忍不住被感動得流淚。

“大軍哥!”

一個女孩忍不住叫喚,走過來。

撲通!

也跪下了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醫生,我是一名護士,我知道你們中醫都會有立命的針法,可能是價值連城,也可能是祖傳不可外傳,但現在情況特殊,我求你救救更多的人吧,我給你當牛做馬都行,我也可以把我的命給你。”

撲通!

又一個誌願者跪下,說道:

“醫生,我的命也可以給你,隻要你能救更多的人,我這輩子任你差遣。”

撲通……

一下子,在場的誌願者還有不少的醫生都紛紛跪下。

葉凡一下子就懵了。

不過也感覺到了異常的光榮。

這是醫生的高光時刻,走過去,雙手攙扶第一個下跪的大軍的肩膀,說道:

“你們起來!”

大軍體型高大,並冇有被他扶起來,說道:

“醫生,求你了。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