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能理解你們的心情,但我使用的針法有它的獨特性,不是誰都能學會的。”

看嚮慕蓉蓉,說道:

“她,她是這裡醫術最厲害的中醫,就算我給她,她也學不會,你們可以問問。”

“你們在場有不少中醫吧?你們應該知道她在中醫界的地位吧?人稱女鬼醫,醫術如鬼神,高深莫測,但就算是她也學不來。”

大軍有些懵,看嚮慕蓉蓉。

慕蓉蓉看著下跪的大家,說道:

“他說的冇錯,有些醫術需要特殊的天賦,不是誰都能學會的,你們趕緊起來。我向你們保證,他既然能救活一個人,就能救活第二個,就算他個人精力有限,我們也會和他一起研製出大家都能掌握的方案,大家不要急。”

“目前葉醫生救活一個人,已經是極大的突破口,救活所有人的時間不遠了,趕緊起來。”

一些醫學界的人認可她的話,特彆是中醫界的人。

也起來了。

大家紛紛站起來。

葉凡見狀感慨一聲,還得名氣大好使,說道:

“把最重病情的患者聚集起來,我來救,其他病人也先彆急,有其他醫生穩住病況,今天我就是累死,我也會竭儘全力救人。”

大軍站在他的身邊,說道:

“醫生,你有什麼需要的,找我,我第一個滿足你,我認你差遣。”

葉凡看著他,眼中也帶著對軍人的敬畏,說道:

“我認識幾個軍人,都跟你一樣為國為民,你們都是華夏的好男兒,我這邊暫時不需要你,你先去忙吧。”

現在整個超大病房,擺著幾十張病床,所有醫護人員都對葉凡很尊敬。

聽了他的話,趕緊把病情最重的病人挪到一塊。

而原本屬於葉凡和高良的病床區也交給其他醫生管理,葉凡接手最嚴重的病號。

“葉醫生,我在這兒給你當下手,您需要什麼,隨時吩咐,我是江南省醫學院畢業的護士,當年的優秀畢業生。”

一個女護士毛遂自薦,自告奮勇上來。

葉凡點了點頭。

看著眼前的十二個病號,說道:

“將病人的衣服解開,準備垃圾桶、乾淨的器皿,我要開始救人了。”

女護士很積極,和高良一起救人。

不少醫護人員都投來羨慕的目光。

還有一些中醫想要湊過來,看能不能偷學點醫術。

結果完全看不懂葉凡的針法,隻是有種不明覺厲的感覺。

感受到葉凡的氣質變了。

施針手法行雲流水,撚動銀針的手段也是極為講究。

冇多久!

病人嘔吐,一股酸臭味散發出來,女護士急忙接住。

病人逐漸甦醒!

慕蓉蓉看到這一幕,露出欣慰的笑容,轉身離開了。

她也有自己的病床區,也要去救人。

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了。

不知誰將葉凡能治癒重症患者的訊息傳出去。

其他超大病房的醫生、誌願者們也都過來參觀。

“你們聽說了嗎?在3號病房有一個年輕的中醫已經研製出能夠治好重症病患的方案。”

“什麼?研製出來了?會不會是燕京下來的人女鬼醫慕蓉蓉?”

“不是,我聽說是個男醫生,很年輕。”

“年輕的中醫?真的假的?誰不知道中醫是需要時間的沉澱,經驗的積累,你們彆信口開河。”

“不信你可以去3號病房看看啊。”

“走,我要去看看真假。”

“我聽說那位男醫生還很帥呢。”

不少人紛紛前往3號病房。

有些人已經看回來,有些激動的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