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醫生,你有女朋友了嗎?”

“葉醫生,你微信號多少?咱們加個微信呀。”

“葉醫生,咱爸媽最近好嗎?”

……

女護士們已經越來越不矜持了。

各種詢問葉凡的個人資訊。

葉凡無奈說道:“我已經有女朋友了。”

“啊……好可惜哦!”

“葉醫生,你們什麼時候分手啊?”

“葉醫生,你介不介意多一個女朋友啊?”

“……”

高良看到這一幕,開心的笑了,也有些無語,說道:

“現在的女孩都這麼開放了嗎?現在的年輕人都跟我們以前那個年代不一樣了。”

葉凡現在的狀態引來不少男醫生和男護士的羨慕嫉妒恨。

他們也想要這樣的待遇,也想要護士小姐姐的按摩。

“真羨慕他,要是我也能治好重症病患者就好了。”

“彆想了,你先把眼前的事做好再說啊。”

男醫生們羨慕不已。

突然!

一道很不和諧的聲音傳來。

“你們這是在乾嘛呢?”

來認識一位老者,身穿中山裝,山羊鬍子長長的,腳步輕盈,一臉溫怒的看向聚集的人群。

護士們聽到他的聲音,紛紛停下手中的按摩,看過去。

“是濱江省中醫聖手馬嘉茂。”

“這位是號稱濱江省中醫界第一人的中醫聖手馬嘉茂馬神醫。”

“他怎麼來了?聽說他的脾氣很不好,不過醫術非常厲害。”

“……”

看得出來,這些護士小姐姐都認識此人,並且有點怕他。

一下子低頭,退開幾步。

馬嘉茂走過來,身邊還有一位中年男子跟隨。

來到葉凡麵前,問道:

“你就是葉凡?”

葉凡從病床上坐起來,看著他,說道:

“我是,你哪位啊?”

馬嘉茂一時無語。

居然不認識自己?

他旁邊的中年男子帶著強勢的威嚴,大聲說道:

“連我爸都不認識?”

旁邊的醫護人員也挺無語的。

馬嘉茂雖說是濱江省中醫聖手,但在全國也有一定名氣的,江南省作為臨省,更應該聽說過纔對啊。

你居然不認識!

葉凡麵對他的威嚴,絲毫不懼,一副懶散的模樣,說道:

“他是國家總統還是總理啊?我一定要認識嗎?真是可笑。”

中年男子更加氣憤了。

我爸可是濱江省中醫聖手,哪個醫學界的人見到我爸不得客客氣氣的,你這是什麼態度啊。

“葉凡,彆以為你能治好重症病患者就目中無人,在這裡假裝不認識我爸,就算你擅長這次瘟疫的病情,你跟我爸的差距還遠著呢。”

葉凡有些不爽了,說道:

“遠不遠我不知道,但我覺得你跟我差距挺遠的,你們來找我有事?冇事彆來打擾我救人。”

中年男人還想說什麼。

馬嘉茂擺了擺手,瞪著他,說道:

“目無尊長,狂妄自大,年輕人終究還是太浮誇。你知不知道你剛剛在做什麼?”

“這裡是災區,不是你享受的地方,更不是你占用公共資源的地方,讓醫護人員給你按摩,你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?”

葉凡下病床。

正好大軍拿著盒飯過來。

他接過盒飯,打開,吃了起來,說道:

“我也不想按摩,但他們看我辛苦,幫我按一下,這也能怪我?”

“彆以為彆人說你是什麼中醫聖手,就可以在這裡對我指手畫腳,老子不吃你這一套。彆人怕你,我可不怕。”

直麵剛!

有啥說啥,完全不用掩飾。

老子的實力擺在這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