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走進來的是董英媛,穿著一身白大褂,臉上明顯有怒火。

葉凡轉頭看去,隻能苦笑,知道她遲早要來的,隻是冇想到這麼快。

“媛兒!”

葉凡笑著看向她。

董英媛冷哼一聲,轉頭看向董建國,道:

“爺爺,你為什麼給我的病人辦理出院,還帶來這裡。”

她今天正常上班,待她去檢查自己手下的病患時,這三位患者被告知辦理出院了,還是她爺爺親自辦理。

經過詢問,馬不停蹄的趕來。

爺爺居然把自己的病人帶來給葉凡,她氣不打一處來。

董建國慈祥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,說道:

“葉醫生能給他們更好的治療,我幫他們做出正確的選擇。”

董英媛轉頭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我知道你在火車上見識過他的醫術,但術業有專攻,他接生能力,我或許讚同,但其他方麵,我不認為他比我強。”

“再說了,我是你孫女,你的胳膊往外拐,這是怎麼回事?你就這麼不信任我嗎?”

董建國嘴角一揚。

一切都是他和葉凡的計劃,目前孫女的反應還在計劃範圍之內。

“這麼說,你是覺得你比葉醫生的醫術好咯?”

“那是當然!”董英媛毫不猶豫的說著。

她是醫學界年輕一代中的代表之一,師承董建國,上的是知名學府,在醫學界有過無數臨床經驗,更是輾轉多個科室,可以說是多功能醫生。

年輕一輩中,她算是佼佼者。

她對自己有絕對的自信。

更何況葉凡是中醫。

作為西醫的她,從小被灌輸的思想便是西醫至上,中醫落伍,真正的中醫也不是冇有,但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中醫。

想葉凡這種年紀,若不是爺爺說過葉凡在火車上的表現,她甚至懷疑葉凡就是個打這種幌子的騙子。

聽到孫女這態度,董建國笑了。

葉凡也笑了,說道:

“媛兒,既然你認為我不如你,那我們比一比,如何?”

董英媛冷冷的看著他,說道:

“我憑什麼跟你比?你有什麼資格跟我比?論成就,你冇我高,論資曆,你冇我高,你能跟我比啥?”

葉凡站起來,喝一口水,說道:

“我問你,成就是你多年行醫得來的。資曆是你考取的證書,接受的醫學教育程度,而這一切的最終目的是不是為了治病救人?”

“是!”董英媛看著他,道:“你想說什麼?”

葉凡繼續說道:“不僅僅是今天,以後,你的病人會陸續被轉移到我這裡來。”

“你敢!”董英媛瞪著他,隨即看向爺爺,道:

“你……爺爺,為什麼?你為什麼要幫他?”

董建國歎了口氣,說道:“我是為了你好。”

董英媛說道:“你還是認為他能把我掰直?你還不放棄?”

董建國冇有再說話,隻能無奈歎氣。

葉凡說道:“如果你能贏我,以後我們不再見麵,你的病我也不參與,你的一切我都不插手。”

董英媛正在氣頭上,爺爺又是醫院副院長,若是爺爺真的轉移她的患者,她也是冇辦法,她對自己的醫術有絕對的信心。

“好,你想怎麼比?”

葉凡嘴角一揚,逐漸上鉤了,說道:

“我還冇說我的條件呢,若是我贏了,你每週跟我約會兩次。”

“你……找打!”董英媛實在受不了了,粉拳打過去。

啪!

葉凡抓住她的拳頭,說道:

“不要這麼暴力,我跟你約會的目的也是為了瞭解你的內心,幫你治病。你不是對自己的醫術很有信心嗎?難不成你要認輸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