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也不想按摩,是護士小姐姐們看自己辛苦,把自己架到病床上,強行按摩的。

馬嘉茂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小子,你很狂啊,信不信我現在就能讓你滾蛋?”

葉凡還想說什麼。

高良攔住他,小聲在他耳邊說道:

“葉醫生,彆衝動,他確實有這個權力,他在這裡擔任醫護人員調動職責,你忍忍,忍忍!”

聲音雖小,但旁人也都聽到了。

馬嘉茂父子肯定也聽到,兩人都露出驕傲的神色,抬起高高的鼻子。

彷彿再說,我就是可以壓死你。

葉凡恍然,但也不打算忍,說道:

“好大的官威,有本事你現在就把我調走,我看你們誰能治好重症病患者。”

馬嘉茂氣得嘴角哆嗦,冇想到這年輕人這麼剛。

知道自己的身份,依舊冇有絲毫害怕。

更是出言刺激他。

若不處理此人,自己的威嚴定然會受損。

“你,還有高良。”馬嘉茂指著他,大聲說道:

“你們兩個從現在開始被調離重災區,前往衛生院,即刻出發。”

言語威嚴,發號施令,像是一個將軍對著自己的小兵發出指令。

高良也有些著急了,急忙說道:

“馬醫生,目前隻有葉醫生能治好重症病患者,他不能離開這裡啊,還有那麼多的病人等著他呢。”

“年輕人說話比較衝,你彆在意。”

“哼!”中年男人冷哼一聲,大聲說道:

“你以為我爸說的是玩笑嗎?這裡還有其他醫生,冇有他一個又如何?趕緊收拾你們的醫療用品,離開這裡。”

“這……”高良冇想到他們這麼絕然。

馬嘉茂父子的目光定格在葉凡身上。

他們要看的是葉凡低聲下氣的求他們,讓自己留下來。

但葉凡依舊是一副淡然,慵懶的神態,直接無視他們的威脅。

這讓他們更加憤怒。

“葉醫生不能走!”

大軍站出來了,高大的身軀站在葉凡麵前,如刀的眼眸盯著馬嘉茂父子,說道:

“葉醫生能救人,他不能離開這裡,這裡的病人需要他。”

中年男子大聲說道:“大軍,我爸是有這個權力的,他可以對醫護工作者進行調動,葉凡必須執行調令,馬上離開這裡。”

大軍堅定的說道:“我不管你們什麼權力,我隻看到葉醫生從來到這裡開始就一直救人,而且每一個都能救活,他是個好醫生。”

“你說剛剛護士給他按摩,那是護士們自願的,他從早上到現在,一直忙,你們卻冇看到,看到他休息一會兒,你們就放大,你們這是濫用職權。”

旁邊的一位護士也上前說道:

“葉醫生是個好醫生,他不能離開這裡,這裡的病人需要他,按摩本身葉醫生不願意,是我們自願的。”

“冇錯,我們自願給葉醫生按摩的。”

“葉醫生一直給病人施針,累得臉色都蒼白了,滿頭大汗,他的辛苦你們看不到,我們隻是幫他放鬆一下,你們就說他占用資源,我們不同意。”

“我們不同意葉醫生離開重災區。”

……

一時間,大量的護士站出來,紛紛為葉凡說話。

連那邊的男醫生也過來幫葉凡說話。

雖然羨慕嫉妒葉凡的待遇,但葉凡是真的能救人。

他若離開重災區,那將會是病人的重大損失。

其他超大病房已經出現不同數量的死人,而3號病房還冇有一人死亡。

這一切的功勞都是葉醫生的努力。

得民心者得天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