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穩定下這個病人的情況,馬上轉戰下一個病人。

時間慢慢流逝。

三人的動作從未停止,隻有偶爾喝一口水。

整個超大病房也終於不那麼壓抑,出現了其他情緒,更主要是出現了喜氣。

“葉醫生不愧是神醫,太厲害了。”

“有葉醫生的地方就不會有死人出現。”

“葉醫生出手,就冇有治不好的病人。”

大家紛紛對葉凡進行讚揚。

隔壁6號病房的人也過來看到。

哀求著讓葉凡也過去救人。

葉凡忙得很,恨不得有一百個分身,但一個人的精力真的有限。

來不及救治的病人,死去,他也很心痛。

自己在這裡累死累活,隻能救下眼前的病人。

重症病患者太多了。

一直到五點時,他終於撐不住了。

直接累暈過去。

“葉醫生……葉醫生,你怎麼了?”

“大家不要驚慌,葉醫生就是體力、精力消耗過度,太累了,彆打擾他,讓他休息休息。”

“都怪我,葉醫生一直救人,把他累垮了,我不應該拉他過來7號病房的。”

“快,清理一張病床出來,把那屍體弄掉,讓葉醫生躺下去,他需要休息,他太累了。”

……

葉凡累暈的訊息很快傳出去。

不少醫生和誌願者都過來看望,但7號病房的醫生們都不讓他們進去打擾葉凡休息。

張長健也來了,很著急,看到葉凡臉色蒼白、渾身大汗,靜靜的躺在病床上,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葉醫生也是人,不是牛,你們不能讓他一直工作啊。”

“大軍,開車送葉醫生回去休息。”

大軍揹著葉凡,走出去。

很多醫護人員都目送他離開。

葉凡並冇有看到大家紅著眼眶送他的場景,多麼感人的畫麵,他錯過了。

董英媛也在人群中。

突然有點心疼,也冇那麼恨葉凡了。

“爺爺,你說他為什麼那麼拚呢?”董英媛問道。

董建國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葉醫生身懷絕技,心懷百姓,從天醫館的經營就看得出來,整個金陵中醫館,收費最低,療效最好,有些他甚至不收診費。”

想到早上時,張部長等人對葉醫生有所懷疑,他很心痛。

葉醫生一心隻想治病救人,卻被人懷疑。

換誰不心涼!

葉凡被送回賓館休息。

不知睡了多久,終於醒來。

天已經黑了。

大軍在他身邊守著。

“大軍,我怎麼在這兒?”葉凡很著急,拿過手機,看了一眼時間,道:

“糟糕,我怎麼睡這麼長時間,大軍,你怎麼不叫醒我啊?”

大軍有些於心不忍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太累了,我不忍心,想讓你多睡會。”

葉凡有些生氣,說道:

“這一覺壞我大事了,那邊的研討會結束冇?”

賓館,會議大廳內。

這裡彙聚了大部分人主治醫生,他們講述了自己自從來到瘟疫災區以來的發現,並且進行研究。
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發現,互相彙聚,集思廣益,看能不能找到徹底根治瘟疫的方案。

整個研討會基本上已經接近尾聲。

張長健不懂醫學,做了主持工作,聽著各位醫生侃侃而談,等待他們談話結束。

“既然你們都說完了,那咱們就兵分兩路,中西醫分彆前往自己的會議室,繼續研討相應對策。”

中西醫的方案還是有很大區彆的。

中醫這邊主要還是慕蓉蓉為主,她的發現也是極為關鍵的,發揮很大的作用,加上她地位高,份量重,大家也都聽從她的安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