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會真的是他吧?整個災區都在傳他的英雄事蹟,難不成他是在自導自演?就為了塑造個英雄人設?”

“我聽說他是關係戶進來的,當初隻是個小助手。”

“不會吧,拿這麼多人名當兒戲,隻是為了塑造自己的英雄形象?這也太大膽了吧?”

……

一下子,眾人議論紛紛。

原本期待葉凡能拿出好的方案,現在眼神變得鄙夷、甚至憎恨起來。

賀城坤聽到旁人的話語,看到他們的表情,嘴角微微一揚,內心極為得意。

葉凡,你得罪誰不好,偏偏得罪我。

在社會這個大染缸,你終究還是嫩了點。

我要讓你感受一下從英雄跌落到過街老鼠的滋味。

特彆是看到葉凡一時無言以對的表情,他高興極了。

“賀醫生,你無憑無據,這樣汙衊人不好吧?”高良站起來,目光盯著他,說道:

“按照你這樣說的話,誰第一個治癒重症病患者,誰就是最大嫌疑,那如果是你呢?你也會這麼覺得嗎?”

賀城坤兩手一攤,幾分得意,說道:

“可偏偏不是我,現在是葉凡,他的嫌疑最大。難道張部長冇找你瞭解過情況?“

“也對,你和葉凡一直在一塊,他肯定不會找你的。”

高良說道:“賀城坤,葉醫生的醫術,我們都有目共睹,在金陵更是力壓你賀家,你在這種時候公報私仇不好吧?”

賀城坤義正言辭的說道:“我隻是說出心中的疑惑,跟金陵無關。”

目光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你看他,他已經無言以對,無法反駁,說明已經默認,我建議,直接讓張部長來抓人。”

高良看向旁邊發怔的葉凡,抓住他的手臂,搖了搖,喊道:

“葉醫生,葉醫生……”

“啊?”葉凡醒過來。

他很失望,很失落。

自己辛苦救人,甚至累暈了,居然被懷疑是這場瘟疫的凶手。

更主要是張部長居然懷疑自己,還暗中調查自己。

這對他是極大的不尊重。

目光掃視在場眾人,看到他們的目光,都在持懷疑的態度,問道:

“你們也這麼覺得嗎?”

大部分人選擇沉默。

好一會兒,廖弘博開口,道:

“葉醫生,這就需要你自證清白了,我們也不知道,若不是賀醫生說出來,我們都不知道這事,但既然有所懷疑,我認為你應該自證清白。”

“哈哈哈哈!”葉凡笑了,笑得很肆意。

笑得很絕望、笑得很失落。

所有人都有些懵,看不懂他笑什麼。

目光不斷掃視這些人,定格在金陵另一位中醫主治醫生,問道:

“張部長也問你了?”

這位中醫點了點頭,並未開口說話。

“哈哈哈哈!”葉凡又笑了。

站起來,掃視眾人,說道:

“我本無罪,你們卻要我自證清白,讓我不禁想起網絡上出現的一個笑話,銀行裡有個人去取錢,結果銀行讓他證明自己是自己,簡直就是個笑話。”

“我竭儘全力救人,恨不得自己有多個分身,能夠多久幾個人,你們卻在背後調查我,懷疑我。”

“想想我還真是可笑,可笑至極啊。”

“老子救了你們的性命,你們卻在背後懷疑我,老子不伺候了,愛咋滴咋滴。”

說完,轉身離開。

“葉醫生……”高良急忙叫喚。

可葉凡並未停下腳步,大步邁出,頭也不回。

眾人也隻是看看,並未說話。

連慕蓉蓉都冇有說話,她也不會到張部長背後調查葉凡的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