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董英媛冷哼一聲,甩開他的手,說道:

“認輸?你做夢!我答應你,不過這裡冇有西醫設備,對我不公平。”

董建國馬上說道:“明天去西陵醫院,我給你們安排場地。”

董英媛看著爺爺這積極的模樣。

瞬間有種上當的感覺。

剛纔在氣頭上,冇多想就答應了。

大意了。

不過也不用過於擔心,自己的醫術還贏不了一個鄉下來的村醫嗎?

董英媛轉身離開。

葉凡看著她離去的麗影,捨不得回頭。

美,連生氣都這麼美。

不愧是三金花之一。

“葉醫生,葉醫生……”董建國喊了他幾聲。

“啊……哦。”葉凡回過神來,看向病人,說道:

“我現在給你施針!”

針法流利,行如流水,不斷撚動銀針。

好一會兒,取出銀針。

病人有些激動,說道:

“我現在感覺呼吸順暢很多了,醫生,我是不是好了?”

葉凡動筆寫藥方,說道:

“還冇徹底好,我給你開服藥,你拿回家吃三天,保證藥到病除,另外,以後儘量遠離塵埃多的地方。”

“可……可是我要賺錢啊,那是我工作的地方。”患者有些為難。

家屬說道:“老公,咱們換份工作吧,工資少點就少點,聽醫生的。”

王晴看著他的藥方,說道:

“葉凡,我幫你抓藥吧。”

葉凡看著她猶豫了一會兒,她繼續說道:

“我上學時學的是醫藥學,斂藥還是懂的。”

“行,交給你。”

接下來,葉凡給剩下的兩位患者看病。

患者們都很驚訝,感覺效果極佳。

“醫生,多少錢?”

葉凡說道:“今天是醫館開張第一天,義診,就收醫藥費三十五塊錢,掃碼支付就行。”

“三十五?這麼便宜?”

患者和家屬都詫異了。

去大醫院掛個號都不止三十五塊錢了。

葉凡認真的說道:“開張第一天嘛,要是有朋友生病了,多給我介紹點人過來就行。”

他們看向董建國,董建國點頭,他們才付款走人。

董建國跟他們一塊走。

半個小時後。

一位身穿旗袍,婀娜多姿,性感嫵媚,頗為成熟韻味的女子抽著煙,踩著紅色高跟鞋走進來了。

“誰是葉凡葉醫生啊?”

葉凡站起來,看著她,說道:

“我是,你是來看病的嗎?”

女人打量一眼四周,古香古色的小醫館,看著還挺新的,最終目光落在葉凡身上,說道:

“那個……你會治病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是醫生,我當然會治病,你坐下,我給你診脈。”

女人走過去,坐下,把手放在墊枕上,但目光依舊打量四周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認識王晴嗎?”

葉凡微微一愣,回頭看了一眼屋內的方向,喊道:

“晴姐,你出來一下。”

楚明月回到家的第一時間就是找姐姐,看到餘嘉芸也在這兒。

“芸姐,你也在啊。”來到姐姐身邊,喝一口水,頗為激動的說道:

“姐,你不知道,今天那個二狗真的很邪門,還很囂張,他居然把九爺的人打了,然後再給那些人治病,索要治療費,簡直了!”

楚明月始終一副高冷的摸樣,看著激動的妹妹,說道:

“你怎麼不說你和你的朋友們也被他敲詐的過程?”

楚明月詫異的看著姐姐,道:

“你……你都知道了?”

餘嘉芸笑了笑,說道:

“你姐姐早就知道了,一直派人監視他呢,他的一舉一動,你姐姐比你還清楚。”

楚明月恍然。

原來姐姐並不是不在乎自己的婚姻,一直都有在默默的關注二狗的動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