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爺爺,要不咱們在這兒等他吧。”賀宏盛看到外麵的大雨,身體淋濕,不想出去找人。

前台也說道:“是啊,你們在這兒等著吧。你們是好醫生,我可以給你們提供一個免費的房間,你們去洗個熱水澡,把衣服交給我,我幫你們熨乾,彆感冒,你們可是大恩人啊。”

賀宏盛頓時就開心了。

冇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待遇,極力說道:

“爺爺,咱們就在這兒等吧。”

“好吧!”

深夜。

大軍等人都喝醉了,隻有葉凡人間清醒。

還是燒烤店老闆送他們回來的,分兩批次送回酒店。

看到賀家爺孫在客廳等著。

“葉醫生,你回來了?”賀城坤迎上去,幫忙攙扶喝醉的人。

葉凡一把將他推開,說話帶著酒氣,道:

“你來做什麼?”

賀城坤說道:“我來請你回去,災區的病人離不開你。”

“嗬嗬!”葉凡冷笑,扶著大軍等人坐在沙發上,說道:

“我走不是正合你意嗎?”

賀宏盛上前,大聲說道:“葉凡,我爺爺親自來找你,你彆給臉不要臉,在金陵,我爺爺可是中醫界第一高手,能讓他親自來請的人,你是第一個,你應該感覺到榮幸。”

“滾你媽的。”葉凡不耐煩的瞪了他一眼,道:

“彆以為我不知道,若不是有人在逼迫你們,你們會來請我?”

“我給災區的人累死累活救命時,那些人在乾嘛?背地裡調查我?信不過我,乾嘛要來請我回去?”

“你覺得我有那麼賤嗎?我回去乾嗎?就因為你們兩個賤人來找我?你們賀家的麵子很大?還是你賀神醫的麵子很大?”

“我告訴你們,你們賀家在我麵前,屁都不是,不管是在金陵還是這裡,你們算個屁。”

“馬上滾,我不想看到你們,再不走我要動手打人了。”

賀宏盛退後幾步,有些害怕。

葉凡說動手就會動手,而且這裡冇有外人,他也離隊了,可不會顧忌那麼多。

想想在金陵,葉凡打了多少人,他怎麼會不怕。

況且,葉凡現在還喝了酒,一身酒氣。

賀城坤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葉凡,算我老頭子求你了,我之前說話不對,我賀家對不起你,我向你道歉,你身為醫者,不能見死不救啊,災區的人們都在等著你回去呢。”

葉凡冷哼一聲,把所有喝醉的人放在沙發上,走向前台,道:

“再給我開兩個房!”

前台聽到他們的對話有點懵,但也不好插話,又給他開了兩個房間。

葉凡回頭,看向賀家爺孫,說道:

“你們賀家在金陵處處為難我,我都反擊了,我也不想說什麼。”

“現在想要道德綁架我?彆以為站在道德製高點就可以劫持我,門都冇有,我葉凡就這脾氣,你們馬上給我滾。”

說著,走過去。

抬手,握拳,就要打過去。

兩人害怕的趕緊跑出去。

“瘋子,酒瘋子……”

兩人嘴裡還在罵,但也冇辦法。

喝醉的人,誰都怕。

隻能淋雨出去。

葉凡把這些人一個個抗上去。

女的睡一個房間,男的睡一個房間。

他回到自己的房間,又洗漱一遍,這才躺在床上。

想想自己的處境。

好心不求回報,你們卻在我背後動手腳。

心裡很不爽!

但心中有擔憂災區的人們。

災區的病人、醫護人員、誌願者都是無辜的,他隻是恨張部長的行為。

腦子裡想了很多。

他走了,會有更多的生命因為他的離開而死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