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二十六歲的女孩說道:“化妝品,我們打包的時候,就是口紅、護膚品之類的,據說有一些還能讓人青春永駐呢,那些可貴了,我買不起,員工價也買不起。”

葉凡有眉目了。

化妝品工廠屬於化工廠,如果汙水處理不好,對周圍的動植物都會有很大的傷害。

這次瘟疫極有可能跟這個化工廠有關。

“我需要他們工廠的所有品類產品,而且不是在市麵上的,就是有些次品、成品,以及一些製造原材料,要是有機密的材料名單最好了。”

二十六歲女孩說道:“你要化妝品,我倒是可以幫你找到,有些次品,我們便宜拿回家,成品也有,但你要原材料,還有材料名單,這可是機密的東西,我們可拿不到。”

“我或許能拿到。”大軍看向葉凡,但有幾分猶豫,說道:

“葉醫生,雖然我不太懂醫術和經商,但我一直聽人說謝家不可得罪,這幾個工廠是謝家的工廠,一旦得罪了,那可是要死人的。”

“謝家?”葉凡眉頭一皺,問道:“什麼謝家?”

大軍說道:“謝家是我們濱江省首富家族,濱江省的一切經濟命脈被謝家掌控,連官方見到他們都要退避三舍。”

“我們濱江省有句話,神鬼遇見謝家都得繞道走,連官員都不敢輕易得罪的。”

葉凡對於這個謝家還真不瞭解,說道:

“我現在隻是懷疑,需要給我一點時間,我去驗證,所以咱們先不能擺在明麵上和謝家對抗,免得誤會了,以後你們丟了工作,影響前程。”

看向大軍,問道:“大軍,如果真是謝家,你怕不怕?”

“我當然不怕。我是軍人,我的職責是保家衛國,若是謝家真的製造病毒,傷害到我們村民,我大軍第一個不放過他。”

大軍渾身正氣,大義淩然,拍著胸脯,鏗鏘有力的說著。

葉凡說道:“那就行,我不打算像之前那樣回醫療團隊,但我不會放棄災區的人民,我知道調查我,跟他們無關。”

“我這段時間住在大軍家裡,你家有人嗎?”

大軍說道:“整個村裡早就冇人了,全都暫時轉移。”

“那就行,關於我的行蹤,你們彆跟其他人說,然後你們要配合我的工作,我的衣食住行,你們要幫我我解決。”

“葉醫生,你放心,我在災區是管飯的,我保證每天給你偷偷送去。”

“我是管水的,我給你送水。”

“我是管治安的,我不會讓人去打擾你的。”

“我是管運輸的,我負責給你送貨,需要什麼,隨時跟我講。”

……

他們都是誌願者中的領頭,管理一定的東西。

葉凡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還差一樣重要的東西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藥材和我做試驗需要的設備。”

大軍大聲說道:“你需要什麼,給我說,我給你偷……不,拿……拿……嘿嘿。”

說乾就乾!

葉凡收拾東西,讓這些人回去按部就班,大軍帶他去家中。

還彆說,村裡雖然偏僻,但大軍家卻是個不錯的小洋房,也是全村最好的樓房了。

房間內空無一人。

“葉醫生,這裡麵的所有房間、物件,你隨便用,有什麼需要的,給我發訊息,我馬上給您送來。”

大軍很仗義,帶著葉凡熟悉房子的各個地方。

葉凡指著一樓的一個房間,說道:

“我要這個房間做實驗,裡麵的雜物都搬出去。”

“好!”

大軍幫忙,兩人快速搬空,找來不少貨架,需要擺放各種需要的東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