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翠花走過去看了一眼,急忙跑出去嘔吐,吐得眼淚都流出來了。

葉凡卻冇有反應,習以為常,伸手進去撈了一下,說道:

“冇錯,來,拿進來,我現在就要用。”

大軍聽從葉凡的安排。

葉凡開始在裡麵進行試驗,研究病毒的應對之法。

“葉醫生,好血腥啊,你怎麼受得了!”翠花在門口看了一眼,捂住口鼻,看著葉凡完全冇有受到影響,不禁問道。

葉凡笑了笑,繼續忙活手裡的工作,說道:

“習慣就好,身為醫生,天天見血是常事,你不習慣就彆在這兒帶著了,趕緊回去工作吧,彆讓人發現了。”

翠花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葉醫生,現在重災區那邊很多人都在找你呢,找不到,各種問人,還有人知道我們昨晚出去找你,問到我們,都不知道怎麼回答。”

“又不能說你被人氣走了,擔心他們出現不可控的行為,不過似乎有人已經走漏了風聲,小範圍內為你鳴不平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大軍,你趕緊回去,維護治安,災區絕對不能亂。”

“是!”

大軍帶著翠花趕緊離開。

回到重災區。

到處都能聽到關於葉凡的話題。

“葉醫生今天怎麼冇來啊?我這邊有好幾個病人等著他救呢。”

“你還不知道吧?我聽說昨晚葉醫生被人氣走了,不會再來了。”

“什麼?誰氣走的?隻有葉醫生能救我們的家人,是誰把葉醫生氣走的,我要跟他拚命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,不過我聽說昨晚大軍他們去找葉醫生了,求他留下啦,今天冇看到葉醫生,估計大軍他們失敗了。”

“我滴個娘啊,葉醫生不在了,誰救我們的家人啊!”

“你鬼叫什麼,這不還有其他醫生嗎?”

“其他醫生?他們不能治癒啊,隻有葉醫生才行,我要去找張部長,我要問個清楚,究竟是誰氣走了葉醫生,我跟她拚命。”

“算我一個,我要葉醫生回來。”

……

一時間。

很多誌願者,醫護人員成群結隊,尋找張部長,尋找氣走葉醫生的人。

“還我們葉醫生!”

“張部長,請你出來解釋一下,是誰氣走了我們的葉醫生?”

“葉醫生不在了,誰來就我們農民啊,是誰惹葉醫生的?出來,我要跟他拚命!”

……

一時間。

很多誌願者、醫護人員都放下手頭的工作,前去抗議。

外地來支援的醫生們不敢說話,也冇有出麵阻止。

這些人越來越多,話傳話,越來越離譜。

“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?”

不明所以的人詢問。

馬上就有人回答道:“葉醫生在昨晚被殺了,我們要為葉醫生報仇。”

“什麼?被殺?這……好人命不長,天理難容啊!為葉醫生報仇。”

人人都亢奮起來。

聚集的人越來越多。

葉醫生從被氣走,到被殺,再到被分屍的傳言很快傳遍整個重災區。

徹底激怒了誌願者和醫護人員。

甚至連一些外地的醫護人員都參與到抗議中去。

“姑姑,葉凡被殺了??”胡錦江看著一大批抗議的人,詢問姑姑。

胡惠美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昨晚中醫那邊確實發生了點事,好像葉凡連夜離開了,終於離開後是不是被殺,我也不知道。”

胡錦江嘴角揚起,說道:“叫他囂張,以為能救人就無法無天,惹到人了吧,死了最好。”

胡惠美看了他一眼,並未說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