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餘嘉芸繼續說道:“你可以上網看看,這段時間無數網民在喊話葉凡,奈何找不到,而這一次,林耀北親自站出來,作為牽頭人,要找他算賬,你姐姐已經把天醫館的位置透露出去,相信很快會有更加精彩的事情發生。”

楚明月馬上打開手機,進入金陵論壇,上麵鋪天蓋地都是喊話討伐葉凡的帖子。

“把這個鄉巴佬趕出金陵,砸了他的醫館,不能讓他玷汙我們的女神。”

“一個農村娃也想攀高枝,我們跟隨林二少去砸了他的醫館,敗壞他的名聲,堵他財路,驅逐出金陵。”

“兄弟們,你們到哪裡了?林二少說了,東坡街集合,有多少人到了。”

“我已經到了,目前已經有三十多人,兄弟們,趕緊過來。”

“我正在路上,要不要帶傢夥?”

“咱們都是文明人,去看病的,帶什麼傢夥,嘿嘿。”

“……”

網上一片火熱,正在召集人群,目標就是葉凡的天醫館。

楚明月看得熱血沸騰,馬上說道:

“我也要去參加,我要看看他們怎麼做,這種事怎麼少得了我呢。”

楚明心喝一口茶,緩緩說道:

“明月,你彆急,這隻是前奏,更精彩的還在後頭呢。”

楚明月有些莫名的激動,滿眼期待的看著姐姐,道:

“還有更精彩的?什麼?姐姐,給我透露透露唄。”

楚明心很恬靜的樣子,不急不躁,可把妹妹急壞了。

餘嘉芸看她著急,說道:

“林耀北已經找上金陵的一些中醫醫生,準備用醫術擊敗葉凡,讓他的醫館破產,從他的最強之處擊敗他,這將會是非常沉重的一擊。這還是你姐姐偷偷透露給他的。”

楚明月激動了,說道:

“妙啊,我怎麼冇想到呢,不愧是我姐姐。對了,姐姐,你最近有冇有做噩夢?”

楚明心恬靜的表情終於有些動容,伸出纖纖玉手抹了一下右眼皮,說道:

“最近我右眼皮跳的厲害,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,噩夢也越來越頻繁,好多次半夜驚醒,再也睡不著,明月,你最近少出門,多注意安全。”

楚明月驚愕了,說道:

“你的夢境是不是看到家人出事,車禍啥的。”

楚明心有些驚愕,看著妹妹,道:“你也是?”

她重重的點了點頭,眉頭微微一皺,說道:

“還真讓二狗說對了,這到底怎麼回事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天醫館的葉凡對於網上的事,一概不知。

看著坐在眼前的成熟性感旗袍女子,號著脈,已經知道她身上的病情。

屋內走出王晴,看到旗袍女子,加快腳步過來,嘴裡喊道:

“小鳳姐,你來了。”

葉凡看著兩人,問道:“熟人?”

王晴急忙說道:“小鳳姐是我的好姐妹,以前我們在學校的時候就認識,還很照顧我,隻是後來的生活軌跡不同,隻能偶爾聚聚。我不是跟你說過我認識一些不孕不育的人嗎?小鳳姐就是其中一個。”

小鳳姐站起來,看著她,有些生氣,說道:

“晴兒,你怎麼了?你的臉!”

王晴下意識的捂著臉,說道:

“還是王大龍,不過已經過去了,是葉凡救了我,這次要不是葉凡,我恐怕就要被糟蹋了。”

小鳳滿臉心疼,輕輕撫摸她的臉頰,隨後轉頭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謝謝你,晴兒就是我的妹妹。我張小鳳欠你一個人情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你轉一圈,走幾步,我看看。”

“啊?”張小鳳有些愣住。

葉凡說道:“我看你的病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