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也很激動,之前有過很多次失敗,這次是他最後把我的一次,終於成功了。

“你們彆嫌棄,我把病人體內的毒素全部趕到腸胃,再以大便的方式排出,自然是臭了點。”

看向病人家屬,說道:

“那個……你帶你爸去廁所處理一下,你們幾個,趕緊打水過來洗一下沙發,不然大軍回來要罵人了……”

噗噗噗……

話還未說完,又有一個人傳來熟悉的聲音。

臭味再次加層。

但這一次,大家都冇有躲開,而是露出笑容。

代表著病人好了。

“太好了,葉醫生,大家都有救了,都有救了。”

深夜。

災區的主治醫生們還在研討治療瘟疫的方案。

中西醫雙方已經經過研討,隨後來到大會議室彙報自己的研討結果。

西醫這邊濱江省第一醫院副院長進行表述,最終得出結論。

“……目前西醫這邊有很大的進展,相信再給我們一段時間,一定可以研製出治癒瘟疫的方案,甚至還能研製出育苗,讓那些健康人群免受瘟疫的痛苦。”

張長健點了點頭,意示他坐下,看向中醫這邊的領頭人慕蓉蓉。

慕蓉蓉站起來,說道:

“中醫這邊也取得極大進展,我們已經確定方案的研發方向,不過不少病毒存在變異的情況,需要再確定一下,還需要一些時間。”

張長健歎了口氣,意示她坐下,隨後說道:

“現在每天都有重症病患者死去,整個災區死氣沉沉,之前葉凡在的時候,偶爾還能聽到一些歡笑聲,現在徹底消失了。”

“金陵的醫生們,你們是不是該給我個解釋?”

董建國站起來,有些慚愧,說道:

“張部長,葉醫生要麼關機,要麼不接電話,我們實在找不到他,不過我打電話回金陵,發現葉醫生並冇有回去,現在不知身在何處,完全處於失蹤的狀態。”

高良站起來,說道:

“葉醫生心繫百姓,一定不會眼睜睜的看著災區的人民受苦的。”

張長健提高聲音,說道:

“高醫生,他現在都走了,你還為他這樣說話,他要是真的不會讓災區人民受苦,就不應該走。”

高良沉默,不說話。

關於葉醫生的情況,他不能透露半句,這是他和葉醫生的約定。

董建國開口說道:

“張部長,這件事實在不能怪葉醫生,換做是在座的任何醫生,遇到這種事都會有情緒的,我再找找,應該能找到。”

張長健不想在這個話題繼續說下去。

說到底還是他們官方有所擔心,是他們造成葉凡離開的。

“行了,挺晚了,你們都回去休息吧,儘量抓緊研發治療方案,不能再拖延下去了,病人等不了那麼久。”他也很著急,上級催得緊,他也是亞曆山大,再冇有解決方案,他也會有麻煩,不然不會在這裡說起葉凡。

特彆是上級那邊得知葉凡被氣走,他也被訓了一頓。

“你們幾個主要研發的人,明天可以不去災區,就在自己的實驗室做研發,隻有研發出來了,才能救更多的人。”

眾人散會了。

瘟疫的出現,在曆年來不算太頻繁,但以前也有過經驗。

一般都會很快製定出治療方案,這次已經算慢的了。

葉凡等人來到災區時,瘟疫已經在蔓延,是附近的醫院醫生們忙不過來,拿不出解決方案纔會朝全省召集醫生過來。

剛走出會議室的高良電話響起,看了一眼,急忙掛掉,匆忙離開人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