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們……?”慕蓉蓉看到屋內的五人,頓時詫異了,道:

“你們藏得夠深的,還整天裝得若無其事一樣,我都被你們騙過去了。”

幾人憨憨的笑了笑。

葉凡帶她到實驗室,給她看自己的實驗成果。

還看了他的試驗清單,實驗室很多廢棄的材料,還散發出各種臭味。

她很專注的觀看,表情變幻無窮,各種模樣。

良久過後。

“妙,實在是妙,將所有的毒素驅趕之腸胃,再以排便的方式排出,雖然病人的身體會虛弱些,但後期調養,很快就可以恢複了。”

“葉醫生,我真的佩服你,做了這麼多試驗,你是二十四小時連軸轉,不用休息的嗎?這麼多次失敗案例,真不容易啊。”

“你從家禽入手,這點我之前倒是冇想到,家禽纔是最前接觸病毒的生物,而我卻忽略了這一點。”

“不過葉醫生,我還是有點不太明白,這個病毒變異的規律,你是怎麼找到的?這不得經過大量的試驗才能確定嗎?你才一天時間。”

葉凡看向外麵的人,說道:

“我之前就懷疑過這場瘟疫的根源是人為,被瘟疫殃及的四個村都是圍著一條河流,家禽正是因為喝了河流的水纔會被傳染,而這個河流的上遊有一個化工廠,病源正是從那個化工廠出來的。”

“而他們這些人之前都曾在化工廠工作過,是他們幫了我很大的忙。”

慕蓉蓉頓時恍然大悟。

不禁驚歎,葉醫生的方法是逆向而行,他們是順勢而行。

“所以你是直接從源頭那邊逆推出來,研究方向跟我們正好相反,葉醫生,你不僅是一位醫術高明的神醫,還是一個非常有頭腦,有智慧的人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都是為人民服務。”

慕蓉蓉笑了笑,來到他的身邊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是武者嗎?”

葉凡愣了一下,眼眸變得鋒利起來,不過轉瞬即逝,露出笑容,儘量掩飾內心真實的想法,說道:

“什麼武者,我怎麼聽不懂。”

慕蓉蓉笑了笑,不再追問,但也已經猜到,走向外麵,說道:

“你需要的藥材,我已經給你送來了,以後你還有什麼需要,隨時跟我說。”

“那就多謝慕醫生了。”

“不過我想跟你說說我對病毒的想法,我這邊還差點,我跟你的方向不一樣,說不定能得到另一種方案。”

葉凡走幾步,很隨意的說道:

“我很忙的,現在治癒的方案,我已經研發出來,但育苗我還冇弄出來。”

“你那邊不是還有很多醫學大拿嗎?你跟他們商量去。”

慕蓉蓉苦笑,跟著他的腳步,說道:

“葉醫生,我知道你心中有氣,我也知道你心繫百姓,不然你不會偷偷在這裡研發。那邊的十個醫生也比不了你一個。”

“少給我戴高帽,我纔不會上當!”葉凡走過去,搬藥材,他還有很多工作要做。

明天開始批量熬製出解藥,抓緊時間才能救更多的人。

慕蓉蓉也是有些無奈,不過也在這兒幫他一起熬製解藥。

七個人也幫他,加上之前那些病人,雖然身體還冇徹底恢複,但也做力所能力的事。

大家一起忙碌。

一直到淩晨五點多。

大軍回來了。

風塵仆仆,很著急的模樣。

“葉醫生,我拿到了。”大軍拿出一個檔案夾,遞給葉凡。

葉凡接過,看著他,說道:

“怎麼了?被髮現了?”

大軍說道:“我要出去躲躲了,被髮現了,不過他們不知道我是為了你,把我當成一個明凡還是什麼公司的人過來偷商業機密的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