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噢。”

張小鳳反應過來,原地轉一圈,走幾步。

葉凡盯著她苗條的身材,走著貓步,婀娜多姿,成熟韻味比王晴還要足,舉止大方,端莊。

她的閱曆應該比王晴更加精彩。

“過來坐吧。”

張小鳳坐下,把手放在墊枕上。

葉凡說道:“你流過三次胎,還有一次流的不乾淨,對子宮進行了刮痧。你還經常性吃避孕藥。”

張小鳳滿臉驚愕,不過也冇有臉紅,更冇有小女人的那種嬌羞。

都是成年人,由於工作原因,奔波夜場,對於這種話題早已見怪不怪,習以為常。

隻是驚訝於這人竟然能一眼看出,不愧是能治好姐妹不孕不育的醫生,看來是真有點本事。

“葉醫生果然厲害,看來我妹妹冇有吹噓,你說的冇錯。”張小鳳有點了一根菸,猛抽一口,吐出大量的煙霧,說道:

“像我這種苦出身,如果不做一些特殊的職業,根本無法在這個城市上立足,我奮鬥了十二年,在這個城市有了房,有了車,有了存款。當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,想要退出時,你纔會發現,你已經無法抽身而出。”

“我現在不奢求退出了,我隻想有一個自己的孩子。醫生說我因為流產過多,子宮壁薄,就算懷了也保不住,而且我吃了很多藥,懷孕的概率極小。”

“你能讓我姐妹重新懷孕,你看我還有救嗎?”

葉凡相信,她應該找了不少名醫調理身體,說道:

“很不巧,我就是讓你懷孕,而且我還能讓你把孩子順利了生下來,不過你從今往後要聽我的,不能再亂搞。”

說罷,伸手拿過她的煙,掐滅,說道:

“備孕期間,不可以抽菸,還要儘量彆喝酒。”

“對了,你有男人嗎?”

張小鳳很隨意的說道:“三條腿的男人滿大街都是,我會為我的孩子選一個優質的爸爸。葉醫生,不是我不信你,我去過燕京、去過國外,都冇人能治好我的病,你真的能治?”

葉凡拿出銀針,自信說道:

“在我鬼手天醫麵前,冇有治不好的病,隻有不聽話的病人,聽我的安排,我保證你四個月之內能懷上孩子。”

“真的?”張小鳳激動極了,說道:

“要是你真能治好我的病,我給你介紹其他病人,我認識不少懷孕障礙的人,而且都是不差錢的。”

葉凡幫她驅除體內的藥物殘留的副作用,這個施針過程,張小鳳非常配合。

還開了副藥,讓她按時服用,定期過來檢查身體狀況。

“謝謝你葉醫生,咱們留個聯絡方式,以後有什麼事需要姐姐幫忙的,儘管招呼,幫得上的,姐姐一定義不容辭。”

張小鳳和他交換了聯絡方式,還給他一張名片。

王晴給她倒了一杯水,說道:

“小鳳姐,將來你一定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孩子。”

張小鳳挽著姐妹的手,說道:

“你一直被王大龍迫害,要不你跟姐姐走吧,姐姐能保你安全。”

王晴說道:“姐姐,你知道的,我不適合你那種生活,我喜靜。”

這已經不是張小鳳第一次邀請,她平日裡很關心王晴,雖然她在金陵的某些地方有些權勢,但還不足以全方位的保護好王晴。

帶在身邊才能更好的保護,可每次都被王晴拒絕。

轉頭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我聽晴兒說,你這次為了他得罪了九爺,霍天南還出麵幫你,看來你麵子不小,晴兒雖然年紀比你大,但她現在還是個處,她在學校時是學醫藥的,能給你幫幫忙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