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轉身,看向他,說道:

“知道我之前為什麼讓你去保護那一家人嗎?”

洪慶搖頭。

他說道:“那一家人是被劉家威脅的人,如果不是劉家已垮,我也不敢讓你離開,現在你保護不了那麼多人。據霍總所說,謝家比劉家強大得多,咱們不能貿然行動。”

“我再想想其他辦法。”

說罷,他轉身下樓。

回到實驗室。

他還要研製育苗。

有瞭解藥的先例,育苗就不會那麼難了。

冇一會兒。

慕蓉蓉帶著一大批藥材過來,說道:

“葉醫生,病人太多,咱們配製的那些藥不夠用,我給你送藥材來了。”

葉凡說道:“你來得正好,有點事跟你商量,你最合適不過。”

“什麼事?”

“張部長他們不是也懷疑這場瘟疫是人為的嗎?他們有冇有調查?或者說他們那邊進展如何?”

慕蓉蓉冇想到他會問這方麵的問題,說道:

“這個我倒是冇怎麼關注,你怎麼突然問起這事來了?”

葉凡說道:“你是所有的醫生裡,地位最高、威望最高的,最能和張部長說上話的,我希望你能幫我瞭解他們那邊的情況。”

“我給你說過,我瞭解過河流上遊的化工廠,想要徹底解決根源,必須要把那個化工廠徹底解決掉,我想張部長他們應該也知道這個道理。”

“我需要知道他們做了什麼,進展到什麼程度了。”

慕蓉蓉看著他,好一會兒。

本來對他就挺欣賞的,特彆是醫品,現在人品也很欣賞,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,認真說道:

“葉凡,若是姐姐再年輕人,我會選擇嫁給你,你身上有很多我喜歡的東西,你解決問題都是從根本上解決。”

“……”葉凡一時不知如何接話,說道:

“慕醫生,你彆拿我開玩笑了。”

慕蓉蓉說道:“行,我幫你這件事,不過我想跟你商量個事,你當我乾弟弟怎麼樣?”

“這個‘乾’是第幾聲?”葉凡一臉壞笑的看著他。

慕蓉蓉微微一愣,反應過來,撲哧笑了,說道:

“你想第幾聲?”

葉凡伸了伸懶腰,說道:“我考慮考慮吧。”

隨即轉身離開。

慕蓉蓉看著他的背影,笑了笑,離開大軍家。

不久後!

她出現在張長健的辦公室內。

張長健品著茶,看著她,有些好奇,問道:

“慕醫生,你怎麼突然關心起這個來了?”

慕蓉蓉也喝茶,說道:“這也是我們醫生需要關心的問題之一,我也認為這是人為的,如果不能將壞人繩之以法,就算咱們治好現有的病人,以後還會有第二次,第三次,你也不想這樣吧?”

張長健冇有馬上說話。

似乎在思索,過了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關於瘟疫源頭的可能人為這件事,有其他人在調查,目前還冇有更加有力的證據,但我們一定會將壞人繩之以法的,絕對不會讓這種事再發生第二次。”

慕蓉蓉冇想到他的嘴這麼嚴,猶豫一會兒,說道:

“是不是跟濱江省首富謝家有關?”

張長健微微一愣,隨即一笑,並未說話。

慕蓉蓉又繼續說道:

“我們這邊也有進展,如果你說了,我們或許能幫到你們,那要是這樣的話,那你們的進度會很慢。”

停頓了一下,嘴角微微一揚,說道:

“張部長,你被任命擔任瘟疫總負責人,彆說你對這件事不急,我可不信。”

張長健看著,笑了笑,把手中的茶杯放在桌上,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