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愧是燕京的大家族,女鬼醫的氣魄就是強。不如咱們做個交換,你告訴我,葉凡在哪兒?”

慕蓉蓉也不急不躁,從容不迫,端起手中的茶杯,抿一口,說道:

“張部長是打算親自登門道歉?”

張長健很平靜,又拿起茶杯,喝一口,說道:

“慕醫生,你果然知道他在哪裡,那個神秘醫生是他吧?”

慕蓉蓉冇有說話,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。

他嘴角無奈笑了一下,說道:

“那件事確實是我冒犯,我登門道歉又有何不妨呢,隻要他願意把自己的方案推廣救人。”

慕蓉蓉說道:“張部長果真是個能屈能伸的人,不愧是坐到這個位置上的人。隻是他現在不能被人打擾,他還在研究育苗。”

張長健說道:“所以你來問我這件事,是他讓你來的?”

慕蓉蓉再次保持沉默。

他繼續說道:“我可以給你說我們的進度,謝家雖然不是那個化工廠的實際控股人,但確實實際操作人,關於這點,我們已經找到證據了,隻是我們目前掌握的證據還不能足以摧毀整個謝家。”

“你也是大家族出來的人,你應該知道家族勢力的強大,而且整個謝家很特彆,以一己之力牽線拉繩,籠罩整個濱江省的經濟命脈,隻要還讓他有一線生機,隨時可以借殼逃生,來個金蟬脫殼。”

“是不是葉醫生那邊掌握了什麼證據?”

慕蓉蓉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張部長,我能說的也就這麼多,我認為你應該派人去把大軍找回來,當初要是冇有他竭儘全力阻攔,葉醫生已經在金陵了。”

“不管是為了災區的人民,還是為了你的政績,你都應該保護好大軍,他因為幫助葉醫生,被謝家人發現,目前正在逃亡。”

張長健說道:“你放心,大軍我已經找到,保護起來。就是這大軍的嘴很嚴,怎麼問都不說葉凡身在何處,你來了,我知道他那個神秘醫生是他,那他在哪裡,也就不重要了。”

“等我再次見到他,我會親自向他道歉。對了,葉醫生需要多少藥材,你直接去取,不用跟任何人申請,如果有人阻攔,你讓他來找我。”

慕蓉蓉站起來,說道:“那我就替災區人民謝謝張部長了。”

隨後離開。

張長健馬上撥打電話。

“那個神秘醫生不用查了。另外,藥草丟失也不用管了,今後再有丟失,不用跟我彙報,也不用管。”

“冇有為什麼,出了任何事,我負責。”

“另外,放了大軍,讓他回來工作。還有,那幾個領頭的誌願者也不用監督了,他們冇有壞心眼,都是為了村民。”

“慕蓉蓉的一切行動都不要阻攔,也不要多問,我特批的。”

……

他撤銷了很多之前的行動。

點了根菸,起身,來到窗邊,看著外麵的驕陽。

吸一口,吐出煙霧,淡淡說道:

“葉醫生,之前是我冒犯你,我會補償你的。”

“我聽說明凡集團是你的公司,你幫我在災區救人,那我就幫你搞事業吧,讓你冇有後顧之憂。”

“謝家,你這種模式不應該一直存在,就讓明凡集團來瓜分吧。”

遠在村裡,大軍家。

葉凡掛斷電話。

“葉醫生,怎麼樣?”洪慶問道。

葉凡放下手機,又開始忙碌自己的試驗,說道:

“目前看來是好的,張部長也在調查謝家,而且他們也認為謝家纔是化工廠的實際操縱人,而且也已經有證據,這是我們冇有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