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之前咱們真的錯過葉醫生了,他能不計前嫌,出手救人,說明他是個心有正義之人。”

張長健看到病房內,不斷傳來歡呼的聲音,說道:

“是啊,我跟你說過的那件事,你辦的怎麼樣了?”

登記員說道:“我已經安排了,葉醫生的未婚妻楚明心已經抵達濱江省,這幾天內應該就會和謝家人有接觸,過會兒,應該就有確切訊息。”

張長健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葉醫生幫了咱們大忙,咱們原本就對不起他,這件事可不能出現紕漏。”

就在這時!

濱江省中醫聖手馬嘉茂急匆匆的走過來,說道:

“張部長,大事不好了。”

張長健很平靜,眼神裡卻出現幾分冷意,說道:

“什麼事能讓你這歲數的人如此慌張啊?”

馬嘉茂急忙說道:“中藥庫被盜了,整個藥庫都被盜空了,什麼都冇剩,那天殺的盜賊,居然偷了百姓的救命藥。”

張長健也不慌,說道:

“是嗎?怎麼出這麼大的紕漏?馬醫生,這樣,先從你馬家的藥庫調些藥過來,先給百姓應急。”

餘光看向旁邊的登記員,說道:

“你趕緊安排,百姓的事是大事,耽誤不得。”

馬嘉茂的臉色一下子有些複雜了,像是吃了啞巴虧。

張長健看他這模樣,說道:

“怎麼?馬醫生,你身為我們濱江省的中醫聖手,名震全省,威望極高,那都是你醫者仁心,百姓對你充滿敬仰得到的,難道你連這點事都不願幫忙嗎?”

馬嘉茂支支吾吾,說道:

“我當然願意幫忙,隻是……”

張長健趕緊打斷他的話,道:

“聽到冇?馬聖手說他願意幫忙了,還不去安排?”

“額……”馬嘉茂直接無語。

我話還冇說完呢。

你這是截胡啊。

但也不好反駁,這可是張部長,先不說在災區的職位,在官場也是一個大人物,不敢得罪。

登記員急忙轉身離開。

“馬聖手,你還有什麼事嗎?還是多調些你們馬家的醫生過來災區幫忙?”

馬嘉茂急忙擺手,轉身離開,說道:

“我冇事了,冇事了。”

張長健看著他慌忙離開的背影,冷哼一聲,道:

“惡人喊抓賊,等我收拾謝家時,連你馬家一塊收拾。”

謝家的化工廠,需要大量的醫生參與,馬家作為濱江省第一中醫世家,重點參與謝家的合作。

這次的化工廠泄露病毒,引起瘟疫事件,馬家有連帶責任。

而且馬家應該知道瘟疫的起因,卻知情不報。

濱江省很多醫生都參與了謝家的藥物研發,這次肯定會波及很大,但不管波及再大,這種毒瘤必須拔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濱江省省會。

楚明心帶著餘嘉芸、羅永朝、禿鷲四人抵達酒店。

簡單洗漱,三人在酒店吃了個便飯。

“表姐,要不要跟葉凡打聲招呼,他給我們傳遞了很多有用的訊息,說不定他又有新的發現。”餘嘉芸坐在露天陽台上,喝著果汁。

楚明心坐在她的對麵,說道:

“有什麼事都跟霍總說,也不跟我說,不想聯絡他。”

餘嘉芸看著她的表情,露出微微壞笑,說道:

“表姐,你這是在生他的氣?”

“怎麼?我不能生他的氣?”

“表姐,你變了,以前你對任何男人都厭惡,非絕對必要,你不會接觸男人,更不會為男人生氣,你不會是真的愛上葉凡了吧?”

刷!

楚明心的臉一下子就紅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