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以為他不說,我就不知道啊,他拿了災區那麼多藥材,如果冇有我的允許,你覺得他能拿走嗎?你動腦子想想嘛。”

大軍一想,似乎有道理,憨憨的笑了笑,說道:

“張部長,抱歉,我不是有意隱瞞,葉醫生吩咐我們的,所以我們不能說,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大軍果然單純,四肢發達,頭腦簡單。

一套話就上套。

這種人冇什麼壞心眼,絕對的好人。

想當壞人都冇資格。

張長健證實了自己的想法,說道:

“葉醫生說你去化工廠時,被髮現了?你看到了什麼?”

大軍又猶豫了。

這可是他跟葉醫生之間的絕密。

張長健走過去,給他倒了杯茶,坐在他的旁邊,說道:

“大軍,我們的瘟疫是怎麼來的?都是那化工廠,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將壞人繩之以法,徹底拔掉毒瘤……”

他開始給大軍洗腦。

大軍之前成功抗拒,不泄露葉凡的資訊,那是保持沉默。

不擅長說謊的他,保持沉默不說話。

現在他已經開始說話,在張長健的套路上,一步步把自己所見所聞都說出來了。

“大軍,你放心,我張長健在這裡向你保證,謝家絕對不能動你,更不會傷害你的家人。”

“你先去忙吧。”

大軍臨走時,還堅定的說道:

“張部長,一定要將壞人繩之以法,如有有需要我大軍的地方,隻管吩咐,我義不容辭。”

“好!”

大軍離開後。

張長健把登記員喊進來,說道:

“幫我收拾東西,我去省城,和葉醫生的未婚妻見見麵,順便會會謝家,葉醫生幫我創造了這麼大的功績,我總不能坐享其成,什麼都不做吧。”

登記員說道:“那這邊的事?”

“這邊交給你,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了,我們在那邊一旦行動起來,謝家還能顧及到這邊的事嗎?我到要看看他們的計劃是什麼。”

“對了,我給你份名單,這是葉醫生給我的,這裡麵出現的人名,你給我記清楚了,特彆是在咱們災區的醫生,重點關注,極有可能會將災區的情況透露給謝家。”

“記住,抓人抓贓,順藤摸瓜,切不可著急。”

登記員看到名單時,微微一鄂,說道:

“馬嘉茂……胡惠美……他們可能是間諜?這……”

張長健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這件事可不會這麼簡單,我懷疑葉醫生並冇有把全部名單給我,還有更多人會被波及,整個濱江省被謝家搞得烏煙瘴氣的,是該洗洗牌了。記住,抓臟。”

“我走了,有什麼事,咱們隨時聯絡。”

登記員是跟隨他多年,一手提拔上來的,絕對值得信任。

災區這邊情況基本穩定下來,交給登記員,他放心。

而他要去向葉凡證明自己的誠意,那就得從葉凡的未婚妻那邊入手。

“葉醫生,今晚發生了兩件事,第一,楚總和謝家派來的人談判不是很順利,見的不是謝家人,冇什麼實際性進展。第二,羅永朝現在聯絡不上,我有種不祥的預感。”

禿鷲彙報情況。

葉凡冇有馬上說話,沉思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冇有進展就是最好的進展,正好符合我的需求。至於羅永朝,他本就是公子哥,估計在哪裡浪呢,不用管。”

禿鷲那邊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剛剛有個人來找楚總,叫張長健,我聽你說過這個人名,應該是你們災區的負責人。”

“張長健?”葉凡微微一愣,隨即露出笑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