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著,手機攝像頭對著自己。

原來是在視頻。

聽到葉凡的名字,翠花也讓開了。

“潘哥,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流氓,你可是謝家的女婿,要是讓謝家知道,他們可是要扒了你的皮。”

“我知道啦,親愛人,人家永遠是你的人,隻為你一人流水……”

翠花麵紅耳赤,嬌羞的轉頭走出去了。

畫麵很火辣、話語很**。

“親愛的,今晚行不行?人家可想你了,咱們不去酒店,去玉米地,好久冇在野外做了……”

“今晚你要是表現好了,我一定給你找出葉凡的下落。”

很快!

她掛了視頻,進去洗澡。

十幾分鐘後,穿好衣服,小心翼翼的走出去。

葉凡有些不解,說道:

“謝家找我?”

登記員搖了搖頭,說道:“具體原因我也不知道,這個攝像頭是今天中午安裝的,根據你提供的名單,不然你以為我們真的是很偷窺狂啊。”

“走吧,跟上,估計是一場野戰,現場直播,你看不看?”

葉凡說道:“看,不看白不看。”

登記員走出去,找來幾個人,吩咐幾句。

隨後,帶著葉凡、翠花出發。

“葉醫生,你提供的名單非常重要,正是我們所需要的,這一次,我們打算一步到位,徹底拔掉謝家,但目前掌握的證據還不夠。”

葉凡冇有搭話。

兩人悄悄跟在胡惠美的身後。

跟他們一起的還有兩個人,葉凡冇見過,裝扮也很樸素,看起來像是當地的村民。

“咱們不能打草驚蛇,所以我讓他們穿上村民的衣服去抓姦,我們兩人不能直接出麵,後麵還有更大的計劃。”

前進不久。

來到一片玉米地。

他們不敢靠太近,冇一會兒。

已經聽到胡惠美傳來嬌喘的聲音,那聲音很是**、慘叫慘叫的,似乎很激烈。

三人慢慢潛伏過去。

香豔的畫麵出現在眼前。

兩箇中年男女翻滾在玉米地裡。

“……唔唔唔……”

翠花瞪大雙眼,冇想到平日裡端莊、高雅的胡醫生居然也有這麼放蕩的一麵。

簡直要驚叫。

登記員趕緊捂住她的嘴。

目光看向身後的兩位準備好的人,意示那兩人可以去抓姦了。

哢嚓……

哢嚓……

兩個穿著樸素的年輕人照著玉米地上的香豔畫麵瘋狂拍照,把**的兩人定格記錄下來。

兩人享受的畫麵瞬間凝固,變得驚慌失措,急忙分離,抓起地上亂扔的衣物遮擋**部位。

中年男子一臉憤怒,盯著兩個年輕人,大聲怒斥道:

“你們乾什麼?馬上給我刪了。”

胡惠美臉色蒼白,坐在地上,使勁的用衣物遮住自己的身體,頭髮淩亂,心也比較亂。

一年輕男子看著他,臉上露出痞壞的笑容,說道:

“這麼香豔的時刻,我要拿回家欣賞,嘿嘿。”

胡惠美逐漸冷靜下來,看向倆年輕人,說道:

“潘哥,絕對不能讓他們走,一旦照片曝光,我們就完了。”

潘哥看向兩人,陪著笑臉,說道:

“兄弟,你們出個價,我買下來。”

“一千萬。”

“你……你獅子大開口……”潘哥怒了。

那人纔不管他,說道:

“你買就算了,我們走。”

“彆,彆走!”潘哥也是怕了,穿好內褲,趕緊追過去,攔住兩人,強忍怒火,陪著笑臉,說道:

“兄弟,一千萬太多了,一千,你看行不行?”

“一千?你打發叫花子呢?滾!”

兩人完全冇有好臉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