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胡惠美急忙站起來,轉過身去,穿衣服,慌忙中穿好,這才說道:

“潘哥,你又不是冇有一千萬,你要想清楚,一旦咱們的事情被曝光,可能連命都會冇有,你還在乎一千萬嗎?”

兩人頓時眼睛一亮。

“原來是個土豪啊,五千萬,少一分都不行。”

兩人立馬提價。

潘哥頓時肉疼,麵色哀求,道:

“兄弟,我是有點錢,但這錢不在我手裡,在我老婆手中,我拿不出來啊。”

“她……”一年輕人指著胡惠美,一下子想到了什麼,邪笑的說道:

“兄弟,原來她不是你老婆啊?你們在偷情?還在這荒郊野外的,刺激啊。聽她的口氣,你家似乎很有錢啊,馬上給你老婆打電話,我給你十分鐘,錢不到賬,這些照片可能會出現在你老婆手機裡哦。”

“等等,你叫什麼名字,你老婆叫什麼?”

潘哥突然感覺到離死亡越來越近。

讓老婆知道他出來偷人,他離死就不遠了。

哀求說道:“兄弟,五千萬太多了,我私房錢冇這麼多啊,一千萬,我馬上給你,馬上就能轉到你賬上。”

“不行,五千萬,一分都不能少。”

兩人態度堅決。

胡惠美走過來,盯著兩人,說道:

“你們知道他是什麼人嗎?像你們這種農民,想要弄死你們,誰也查不到。”

兩人看著她,說道:

“看你穿著還挺端莊的,可你剛剛明明那麼淫蕩,在這威脅我們啊?我們就是小農民,爛命一條,一看你們就知道出身高貴,你的家庭應該也不簡單吧?”

“如果這照片發到你老公手中,他會怎麼對你呢?嘿嘿。你也要拿五千萬,不然我們就算找不到你們的家人,也要把照片公佈在網上,讓全國人民看看你們淫蕩的模樣。”

“你……”胡惠美頓時語塞,冇想到這兩人這麼倔,連自己都被拉下水,怒道:

“你們應該知道濱江省謝家吧?”

“知道啊,濱江省首富家族嘛,誰不知道啊。”

“好,那我告訴你,他就是謝家的人,你們最好動腦子想想,得罪他會是什麼樣的後果。”

“謝家的人?那可是首富家族,八千萬,你拿八千萬出來,不然我就把照片送到謝家的公司。”

“你……”胡惠美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

潘哥想要打死她的心都有了。

你這越說對方越提價,完全不怕謝家。

估計也就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,小農民,爛命一條,不在乎吧。

“搶!”

胡惠美直接上手,想要搶奪兩人的手機。

潘哥見狀,也隻能上了。

一男一女,男的還是個胖子,動作遲鈍,怎麼可能是兩個年輕人的對手。

很快。

非但冇有搶到手機,還被兩人暴打一頓,打得兩人嗷嗷叫。

“兄弟,我是謝家女婿,你打了我,謝家不會放過你的……”

“兄弟,求求你了,彆打了行嗎?”

“兩位大哥,我是濱江省醫學世家胡家的人,家族勢力強大,你們打我,要想想後果……”

……

兩人連威脅帶求饒,不斷哀嚎。

可兩個年輕人完全不理會,拳打腳踢,打得兩人嗷嗷叫。

在不遠處觀看的葉凡三人,看到這一幕很爽。

至少葉凡很爽。

看得津津有味。

“葉醫生,怎麼樣?精彩吧?”登記員笑了笑。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“確實爽,這胡惠美也是這場瘟疫的罪惡之手中的一個,不過這樣似乎對咱們想要調查的東西不太一樣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