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登記員嘿嘿笑了笑,說道:

“當然不會這麼快就結束了,好戲還在後頭呢。”

“還有好戲?”葉凡微微一愣。

登記員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有些事,張部長不方便做的,隻能我來做,但我們做的是初衷都是好的,就像現在,我們是為了調查謝家禍害百姓的事件,而這兩人都是直接參與人。”

“有些人就是需要你使用一些非常手段,法律對他們來說太鬆了,而且這種背景深厚的人一般都會有強大的關係網,法律不好製裁。”

“而且對方從一開始就不知道我們想要的是什麼,采用非常手段,非常審問,更快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。”

這一番話。

葉凡對登記員和張部長又有了新的認識。

果然,就算是張部長這樣的人物,也不會按部就班,也會使用非常手段,隻是不親自動手。

同時這種人的智慧也是非一般人能比擬的。

很快,那兩個年輕人拖著重傷中年男女離開。

葉凡三人跟在後麵。

來到一個廢棄工廠,將兩人綁起來。

“兄弟,我們已經被你們打重傷了,你們還想乾嘛呀?”

“你們兩個都是有錢人,當然是綁架啊,你,聯絡你老婆,讓她拿錢贖人,八千萬,一分都不能少。”

“你,給你老公拿錢贖人,五千萬,一分都不能少。”

“給你們三分鐘的考慮時間,要是不打電話,咱們進入下一個流程。不急,反正我們種一輩子莊稼也比不上這一次的綁架,這一票乾成了,我們哥倆就出人頭地了,賭一把。”

“三分鐘已到,不打電話是吧?”年輕人看向夥伴,說道:

“你去錄像,咱們進入下一個流程。”

夥伴打開手機錄像,對準兩人。

“從現在開始,咱們來玩個遊戲。”年輕人說著,拿出一把鋒利的匕首,說道:

“我會慢慢把你們折磨致死,我聽說壞人死了會下地獄,好人才能上天堂,我看你們也不像什麼好人,應該會下地獄的吧?”

“我現在給你們機會懺悔,如果你們能得到如來佛祖的原諒,說不定能上西天極樂世界。”

“你先說!”

匕首對準中年男子。

中年男子鼻青臉腫,渾身臟兮兮,身上很多淤青,他已經想明白了。

這兩人就是冇見過世麵的農民、不怕死的乞丐、根本不怕他的背後勢力,拿謝家威脅是冇有用的。

“大哥,我求求你放過我吧,我的錢都在老婆手裡,我冇那麼多錢,隻要你們放了我,我一定會給你們錢的。”

年輕人的匕首抵在他的臉上,說道:

“你以為我傻啊,放了你,我還能找到你嗎?萬一你說話不算數,我的八千萬不是打水漂啦。”

“我看過很多綁架電影的,我知道怎麼讓你們打電話,現在馬上懺悔,你要是不說,我問一次,就在你身上留下一道血口。”

說罷,手中匕首在他的手臂上劃了一道血口,鮮血馬上就流下來。

“啊……我說,我說。”中年男子忍著劇痛,說道:

“我出軌,我混蛋,我揹著老婆出軌,你們也都看到了,我對不起我老婆。”

“這個不算,我們知道的不用你說,再說……”

“我……我一點都不喜歡我老婆,我是貪圖她是謝家人,為了攀上謝家這棵大樹,我纔跟她結婚的,我在外麪包養了五個女人……”

“我去,哥們,你牛逼啊,包養五個,你忙得過來嗎?身體吃得消嗎?”-